能看片的播放器

      “好,好孩子,王腾,不必᭔多礼。”

      金袍뒗男子轻笑⪲,细细打量着王ㆎ腾,体内奔涌的血,拳锋缭绕的意,圆融的心挔境,如此一位天人种子,合该入他天心道!

      一众长老亦是惊叹无比,传闻只是听说,唯有亲眼见证之时方觉震撼,对ꧫ比一下,他畾们年轻时那就是庸人啊。

      “此子似乎修有特殊神通?”

      掌门身后半步处的大长老轻咦一声,眸光定定的望着王腾眉心处,在那里他感受到了一丝玄ჟ妙Է气息。

      一位破碎境强者的眸光何其恐怖?虽然只是无意的探寻,但也给了王腾莫大的压力。

      ㈾眉心一道紫痕裂开,糘天眼不自觉的显化而出,静静注视着场中众人。

      “武道天眼?!”

      山门处,有长老惊呼出声,一脸愕然톐,这门失传已久的大神通为何会出现在一位十岁的孩童身上?

      一众长老闻言不敢置信,连呼吸都粗重了不少,紧紧盯着王腾眉心处的那一道紫痕⣦。

      就连大长老身后的叶闻道与姬采薇也瞪大了眼睛,他们可不知晓王腾还僺有武道天眼一事。

      匌“他与我交手时,到底还留了多少啊····”

      叶闻道眸光一暗,有些纠结起来ۦ,忽然觉得自己这位师兄当的ꭳ相当失败。

      “这孩子,藏得还真深啊··礪·”

      楚长老有牙些咂舌,他也未曾想到王腾还有ق武道天眼这⒏一门失传已久的大神通!

      这若是传扬出去,保不齐又要引起一阵风雨。

      盭 武道天眼,堪造化,晓阴阳,上抵ᵧ青冥,下嬡达九幽!

      㛌在上古时期亦是名震一方的大神通,传闻修炼苛刻,后因不知名的原因失传。

      人们只↝知晓最后一位武道天眼的修行⺟者是青阳天人,也是陨落在䨿了岁月的尘沙中,洞府到现在都未曾现世。

      蛔 亦有传言称练就了繖武道天眼便能寻找到那位青阳天人的洞⻏府,得其传承,一飞冲天!

      “真是玄奇啊,并非后天修炼而出,而是天生的天眼,武道天眼的雏形,日后未必不能逆反本源,成就蚡武道뒮天眼。”

      大长老细细打量着王腾眉心处的紫痕天眼,惊叹无比,虽然只是传闻中武道天眼的雏形,但亦是有着可能成就武道天眼。 ᴹ

      唉,原来是天生的·····并非修炼而成。

      一众长飣老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若是后天修炼而成他们未必不能得︬到修炼方法,但王腾这天眼乃是天生꫔的,就绝了他们的念鈦头。

      叶闻道与姬采薇倒是听的懵懵懂懂,只知晓王腾师弟的天眼是门很厉害的神通,生来具有,潜能无限。

      “天眼雏形,王腾,你真是给我一个又一镛个的䴽惊喜啊!,我天心道中,你的的天赋也只在祖师之下!”

      金㛐袍男子抚掌而笑,满意无比,倒是提起了天心道的另一个人物,开派祖师。

      ⲅ“祖师?”

      鲶王腾心中一怔,天心道ꊶ的祖师的天赋比他还强,那会懋是个什么境界? 媰

      “不错,我天心道开派祖师并非此界ង中人,而是飞升之后的唯一真界内的大神通者!生而神圣,诞生便是天人境!”

      4金ឿ袍男子朗쐄声开口,有傲气流露ቍ,倒是让王腾惊愕莫名,生来便紐是天人境的强者?

      ъ这么强?

      还是唯一真界下来的大神通者,看来天樽心道在飞升后的唯一真界也是有着不小的门路啊!

      ꛷ 一瞬间,王腾心中念头转动,想到了许多,看Ӎ来天心道的确是个不릭错的选择。

      “嗯,王腾你ඬ也不需想太多,现在你的目标是逆反先天,成就无垢之身,再言其他。”

      掌门身后半步处,퓩大长老适时开口,接过了的话头。

      “不错,现在说这些尚且早了些,王腾你随我来,完成入门仪式。”

      金袍男子笑了笑,大袖一摆便有一道空间裂缝在身前浮现,领着众人走了进去。

      到了破碎境(通天境),武者已经可以撕裂ጭ真空,创造出空间通道来穿ꪸ梭赶路,极为便利。

      一众长쁥老见状倒是没了脾气,掌门⥛这手段一个比一个花哨,诱惑力极强,逼格极高,他们看来只能当个躯看客了。

      嗡嗡~

      空间嵮通道闭合,山门前的一众人影消失,只余下两匹天马嘶鸣,缓缓拖拽着车厢步入了山门。

      ···················

      天心道,祖师堂

      一道空间裂隙张开,人影绰绰,迈步而出。

      王腾跟在金袍男子的身后,余光打量着周遭环境。

      似乎是祠堂一类的地方辩,周遭墙壁上挂满了画像与排位,还有无数碧绿灯烛静静燃烧,上面刻달着名字。

      最中央摆放着的是一尊雕像,通体用某种珍贵神金铸造而成,湛湛生辉찊。

      是一个男子的模样,高渺出尘,有一尺、一镜、一印相随,似乎是法宝之流。 긶 胙

      㷶 “王腾,这便퀬是我天心道的开派祖师,天一尊者,在唯一真玶界亦是一位ᝇ大神通者。”

      金袍男子神色肃穆,望向雕炌像的目光崇敬荫而自豪。

      王腾细细打量着天一尊者的雕像,有股莫名的道韵,看的愈久便愈深陷其㧹中。

      䈠这雕像似乎有些不同寻常···Ὢ·

      他心中默默想着,收回䂺了目光。

      “拜祖师。”

      䅧 金袍男子神色肃穆,递给了王腾三株凝神香,示意他上前。

      뿝 王腾持즺着苹凝神香躬身拜礼,将之插入了香炉,登时便有袅袅白烟飘荡而起,缓缓缭绕在王腾周身。

      这是····

      他身躯一紧,却见白삾烟如盍水般流动,自他体内吸纳了一抹真气,缓缓凝实成了一块白色令牌。

      “腾儿,拿好了,那便是你的弟子令츏牌,用处多多。ⰿ”

      金袍男子见令牌凝聚成功,称呼也亲近了不少,如今的王腾通过了祖师祠堂的甄别,才真正算房的上是入了天心道的门。

      弟子令牌···· 훹

      王腾心中一动,缓缓握脨着那块白色令牌,触感光滑无比,冰凉如玉。

      令牌的正面上赫然铭刻着王腾二字,细细感受,内里有他的一ꎺ丝气机。

      륰 㕊 还真是神通不可测啊····

      他心中感慨瓼,刚才那股白烟绝对不简单,可能是一门探查类的神通。

      “好了,接下来便是㤤弟靻子入门㣮的最后一步,问心路,我也ㅡ很好奇腾儿你能走到哪一步。” 蘠

      金袍男子颔首笑道,领着众人往祖곁师祠堂深处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