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戏吻戏摸揉下面

      一夜拢无话,次日天明。

      䲡晁家䇲军两万精锐在大房山之下摆开阵势,擂鼓阵阵,喊祸杀래声直冲云霄,旌旗密布,刀枪如林,晁家兑军将士个个披坚执锐,杀气腾腾。뜅

      过不多时,从大房山쿱上冲下来一彪军马,人数差不多五万多人,漫山遍野,浩浩荡荡。

      ন 辽军在山脚摆开阵势,帅旗之下,皇叔耶律洪金盔金甲端坐在高头大马之上,两旁边十几员战将,气势汹汹。

      뾐辽国皇叔耶律洪策马站在山坡之上,居高临下,意气风发。

      “晁天,不궲自量力,광竟然攻陷我辽国城池,今日纵然是你肋生双翅,也飞不过这大房山。”当即,耶律洪指着晁天怒声说道。

      ꞃ ךּ 晁天看着耶律洪还敢站出来特,不由得ᄆ哈哈一阵大笑,随即朗声说道:“我能够杀到这里,全都是皇叔的功劳,败军之将,竟然不知ﵯ悔改,这一次ﯔ我ᑶ可不会那么걀轻易的让你逃走了。”

      䌓闻听得晁天之言,耶律洪恼羞成怒,指着晁天破口大骂:“晁天小儿,休得猖狂,哪位将军前去将这南蛮子人头给孤家取回来?”

      “俺去!”

      话音贻刚落,便只见得军阵之薦中杀出来一핌员猛鐑将,一身兽甲,锉上面熊狼㓠虎豹等野兽的毛皮,手里提着一杆开山大斧,那斧头大的出奇,仿佛车轮一般,斧背一巴掌宽,看上去得八十多斤。

      车轮般的开山大斧೑被壮汉提在ﴓ手中,仿佛没有重量似的,举๳重若轻。

      再兩往脸上看,四方大脸,连䭆鬓络腮胡子,满䮢脸的横肉,圆睁二目,凶神恶煞一般。

      不是ৣ别人,正是邬氏兄ᚙ弟之中的老二,恨地无环邬文化。

      邬文化最喜欢的就是冲锋陷阵,见봙到有这么大好的机会,当然不肯放过,当即便策马冲了出来。

      来到两军阵前,也不搭话,怪眼뢈圆睁,哇哇暴叫,卤抡起车轮藦大的开山大斧直接朝着晁天便杀了过去。

      “㭺放肆,兀那贼将休得猖狂,西府赵王李元霸来也!”

      这一边,军阵之中杀出瞁来一团黑影,正是西府赵王李元霸。

      李元霸挥动手中八十斤竹节双锤迎面撞向邬文化,两马一错蹬,只听得瞠的一声巨响。

      憞西府赵王李元霸手中双锤竟然直接飞了出去,当即李元霸暗道不好,脸色猛然剧变,飞速的拨转马头,朝着自家军阵狼狈逃窜回去。

      “黑鬼,哪里跑!” 限

      燬恨地无环邬文化刚要出手,可是却发现西府赵王李元霸已经转身跑了,不由得勃然大怒,怒喝一声,在后面紧紧的追赶좸。 뿍 쀬

      晁家军众人皆是大惊첫失色,西府赵王ί李元霸虽然力量不是最大的,可那也是武艺超群,不想一个照面⌮竟然芩被人连兵器都打飞了。

      晁天知道李元霸刚刚轻敌大意,这才一不⋁小心失了兵器,可是也反应出来了这恨地閏无环邬文化的力量多么的惊人。

      果然名副其实的恨地无环,只是不知道他的哥哥恨天无把邬文雄力气⽄如何,定然也是个万夫不当之勇牫的猛将。

      퇺 就ʎ在晁天神游天外之扳时,晁家军军阵之中,紫面天王雄阔海怒喝一声,策马冲了出去,虽然雄阔海是步战将领,也是不代表他不会马战。

      雄阔海手持熟铜钢棍迎面冲向恨地无环邬文化,两个人都是껡力量型的猛将,没有那么的花招,俱是大开大合,硬碰硬莰,铁对铁的攻击。

      紫面天王베雄阔海咬牙切齿ᵥ,面目狰狞淋,手中熟铜钢棍呼呼挂风,一起一落,劈砍之间罡风呼啸,宛若痴虎下南山,虎啸深林,震得山野震荡,林木肃然。

      恨地无环邬文化圆睁二目,怒气冲天,手中开山大斧势不可遏,大开大合,呼啸之时,宛若怒龙里Ⴔ北海,龙吟虎啸,搅得波涛汹涌,江河倒灌。

      两个人一口气打的四十多个回合,未分胜负,谁也奈何不镼得谁,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难解难分。

      辽军军阵之中,恨天无把邬文雄见得宋军中竟然还有㧅堪比二弟邬文化的猛将,不由得暗暗吃惊。

      心中担心二弟邬文化有危险,当即双腿一夹马腹,也策马冲出了军阵,手中擎着一根碗口粗细的降魔䔨杵,哇哇暴叫,朝着紫面天王雄阔海杀去。햖

      见得辽军军阵又冲出ヲ来一个人,当即便恼怒了晁家军中一员猛将,不是别人正是薛仁贵。

      薛仁贵手中方天画戟高高举起,胯下马四練蹄如飞,直接冲了出去。

      “以多欺㚝少,算不得英雄好汉,薛仁贵来也!”烔

      薛仁贵怒喝一声,方天画戟横扫⥲过去,拦쌿住了恨天无把滄邬文雄,两个人霎时间交战在一处。

      刚一交手,薛仁贵心中밬便暗自吃惊,没想到这兄弟两个一个比一个力气大䅒,当即也是全力以赴,迎战恨天无把邬文雄。

      而邬抇文雄心中更是震惊,一直以来都是自诩他们兄휛弟两个力量天下无双,可是没想到今日却在宋军之中见到了两⣢个在力量上跟自己兄弟两个差不多的猛将。

      恨天无把邬文雄不禁䙯心中暗自感叹自篶己两个人以前就是那坐井观天的青蛙,小看了天下英雄。

      想到这里,恨天无把籄邬文雄同样抖擞精神,战意盎然,非要与薛仁贵分个胜负输赢不可。

      ꡧ 两个人走马灯似的战在一处,虽然薛ዀ仁ड贵力量比恨天无把邬文雄差了一点,可是方天画戟使得神ሠ出鬼没惻。

      防守时风刮不啈进맭,水泼不透,密不透风;进攻时,时而大开大合,气势磅礴,时而刁钻诡异,让人防不胜防。

      矵 ﲒ战场之上,四个人捉对厮杀,鼼谁都奈何不得谁,虽然邬氏兄弟力量上略胜一筹,可是在技巧上确实差的太远,虽然说埬一力降十악会,可面对紫面天王雄阔海和薛仁贵两个人,也有些吃力。

      双方军士看得热血沸腾,如此精彩纷呈的打斗有的人征战沙场一辈子也看不到一回,没有任何的绚丽招式,大部分都是力量上譆的对拼。 쌵

      蓒 摇旗呐喊,擂鼓阵阵,号角齐鸣,喊杀之声直冲云霄。

      军阵之⇪中,晁天看得同样也是热血沸腾,自打统军以外,好久没有见到过如此热血沸腾的战斗。

      一时垝间看得脾晁天也有些技痒,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大杀四方。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战场之上岤四个人仿佛不知疲倦一般,依旧是越战越勇,你来我往,惊险刺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