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137在饮水机里下春药

      张元兴如愿的当上了瓦胡岛基地唴守备官,同时更抱得美人归,成为当地酋长的乘龙快婿,㘢很好的担ꀭ任桥梁的作用,为社团统战工作䴚作出了贡献。

      武有庆也不错,成功的插手采珠产业,可以预见的是,这个产业能给他带来可观的收入ঘ,并且他能利用手中掌握的股份鏈,建立起紧密联系的政商ᓨ网络,将来很可能再䤅更上一层楼澋,所炨以这段时间整天乐呵呵的,对张元兴的婚事也是非常的上心。

      桉待紧锣密鼓的敲定婚事,船队从瓦胡岛民手里购买了大量新᝖鲜的补给品,留下了大量的建筑材料和三㨽条船,带着檀香木和一些土特产,继续踏上西行之路。

      ⪁ 接下来一段航路武锔有庆命令船队按纵队䋅行驶,没有摆出搜索队型,因为根据赵老板的交代,从瓦胡岛往西得有差不多五千公里没有岛屿,第二个目标基地在五千公里以外,可以放心大胆的快速行ꢰ驶。

      船队挂上满帆,乘着东北信风酣畅淋漓的往西极速行驶,一路上基本都在十节以上速度۞,这样跑了二十几天,武有┢庆估算着应该到了赵老板所说的另一个岛屿附近了,于是下令船队变换队型,开启搜索模式前行。

      픵 不过赵老板交代,这ᙲ一个叫关岛的地方应该已经有西班ᱺ牙人的基地,船队要处理好西班牙人和当地土著的关系。

      ै关岛的面꥙积不大,只有五百多平方公里,比起一千五百多的瓦胡岛要小的多,好在船队开了挂,经过拉网式的搜索,关岛终于被找到了。

      又是一个雨后初晴的天气,天空一碧如洗,海滩旁长着茂盛的热带植物,正午的阳光分外刺眼,西班牙人建立的定居点中,一座三层楼高的瞭望塔分外醒目。

      刚吃过午餐的瞭望手懒洋洋的坐在瞭望台里昏昏欲睡,这个瞭望手长芈着一副亚洲人面孔,估计也是亚洲某个地方流落到这个蛮荒之地的。

      瞭望手一边打着盹,一边还应付差使的睁开迷茫的眼,不时看一看海面和岛上的陆地,这里有世居在此的查莫罗人,基地长官交代过,要防止他们駪有什么不轨之举。

      其实查莫罗ク人非常和善,他们甚㠭至会和基地的白人交换一些生活物资,从来不讲价,非常的淳朴眱,所以瞭望手对基地长官的交代也有些腹诽。

      瞭望手又一次的抬抬眼皮,应付事的看看海面,不对,好像海上有白色的帆影。。。

      瞭望手猛地站了起来,刚才还昏昏沉沉的困意顿时消失,他趴在栏杆边,努力的伸出脑袋,往东北方向看过去。

      ྊ 真真切切的有⃖艘船挂着白槀色的⁗风帆从岬角的身后钻出来,瞭望手第一时间就看桅杆上的旗帜,那是一块陌生的旗帜,肯定不是西班牙或者盟友的旗号,瞭望手的脑袋里涌现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是哪一个势力能来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不过瞭望手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他赶紧쉖拿起身旁的号角吹了起됞来,他吹出了告警的号角,这一下可就捅了马蜂窝,刚才还安安静静的殖㪡民点一下子喧嚣起来。

      而这时海上又出现了变化,另外一艘同样形制的船也从东北方向的岬角身后露出了踪影,而定居点内一个队长模样的西班牙人已经来到瞭望塔下,大声的喊道,“四郎,出了崮什么事情了?”

      “队长先生,有挂着不明旗号的船只朝基地㕣过来了,在东北媾方ꮫ向。”四郎大声的回答。

      貜队长匆匆往东北方向看了一眼,便朝定居点中一栋最大的房子中走了过去,他要向基地的长官汇报。

      从搃麦哲伦完成环球航行的一五二一年发现关岛,西班牙人整整占据这个岛屿有一ࢳ百多年之久了,但是他们并没有对这个定居首点进行大肆的建设,这里⋎仅仅有些石头垒成的围墙,还有简虛陋的港口和炮台,以及一个破破烂烂的修船厂,住人的建筑都是鬞木头制作的,唯有基地长官的住所是二稣层的石质建筑,在定居点分外显眼。

      基地长官巴贝罗玣正在午睡,他已经在这该死的岛上呆了三年了,估计今年下半年会有新的长官过来接替他,他将回到繁华的马尼拉,享受那里幸福的生活。

      被队长打断了午睡的巴贝罗带着起床气,正欲喝斥,忽然听到队长报告,“长官先生,⿍不好஛的事情,好几艘不明船只突然出现在外海걹,我已经安排队员们做好了战斗准备,请您去看一看吧。”

      巴贝罗闻言清醒大半,立刻随着队长出门,刚到ࠏ门口的空地上,就看见外海层层叠叠的帆影,得有十余瀁艘之多啊。

      “我的上帝,三年了,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多船只,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巴贝罗目瞪口呆。

      “长官先生,我们是否炮击示警,让对方有所顾忌?”队长请示脃道。

      砆“好啊好,马上炮击示警!”巴贝罗几乎有点不知所措了。

      基地里面旟拥有两门岸防重炮,放置在靠海的两个棱角堡上,因为留守人员不足,炮台没有建在海湾的岬角上,只是在海湾湾底的定居点棱角堡上。

      一百多年来,关岛除了西班牙船只,仅仅是有一些周围岛屿土著的小船或独木舟光顾过プ这个海湾,所以西班䅛牙的防御设施一直没有得到重要建设,谁知道,今天一下子涌进来十多艘大船来。

      发现了关岛基⍰地的武有庆船队正慢慢进入基地海湾,武有庆很小心,他还派小艇去海湾两边的岬角侦察,看看有没有隐藏的炮台。

      得到否定的回话后,他才派遣几艘船进入海湾巡视,但是巡弋的船䡦只快要靠近西班牙基地的时候,对方的炮台响起了巨大䂽的炮声。

      这个声音把巡弋船只吓了一跳,不삻过并没有炮弹掠过发出的啸叫声或者击中水䝺面的水花溅起来,估计是一发空包弹,몠这个行为有示警的意味。

      武有庆也没有主动挑起冲突,他派遣了一个谈判小组乘坐小艇前往港口登陆,准备和基地的西班牙人进行谈判。

      谈判小组的组长名叫金再吉,是一位高丽的移民子弟,在大员航运公司当了半年的文员,后来就被派到航线上当了贸易代表,受过几年社团的文化教育,是个文化人。

      还有一名西班牙语翻译,出身于颜思齐家族的旁支,以前跟随颜氏船队到过马尼拉,在和西班牙人的交往中学会了西班牙语,被大员航运挖了过来。

      谈判小组打着白旗登上了港口,开始了和西班牙基地的交涉过程。

      金再吉上来就先声夺人,指责西班牙人贸然进攻大椙员,给社团造成严重损失,㼤这一次社团船队过来讨还公道,要求西班牙人立刻投降,社团船队保证西班牙人的生命和个人财产安全云云。

      结果἞当然是不欢而散了,巴贝罗自恃有重炮,劧虽然对方船只众ƹ多,但一炮不发就马上投降也不太像话븉,灰溜溜回去执马尼拉鄍也不好收场。

      所以必须抓住仅有的ፇ筹码,来回交锋几回吧。

      武有庆也没有继续谈下去,他把谈判小组召回来,然后组织了登陆行动。

      登陆行动有点出人意料,几座小艇载着二十几人从◁西班牙岸防炮台的死角登上了海湾伸出的岬角上,利用岬角的掩护在基地七百米外构筑畐了反斜面阵됛地。

      䩩 接着就拉上了三门在圣迪亚哥攻城战中建功的臼炮到了反斜面阵地,这个臼炮体态轻盈,这就是另时空的迫击炮翻版啊。

      等 布置好阵地쁜以后,武有庆为了保证万无一失,给阵地配备了陆战队员保证安全,接下来就是躲在岬角的石头后面放冷霺炮了。Ⱝ

      ﲭ 七百多米的射程ʤ,臼炮还能将将够到,炮手ƀ们把木托开花弹放进炮管,然后调整角度,点火,三枚试㧜射的炮볩弹“嗵嗵嗵”出膛,呈四十五度角的弧线,奔西班牙的营房吊射过去。

      有两枚炮ᅩ弹落在营地的围墙外,一睮枚落쇧在围墙里面,然后就听见了两声爆炸声,围墙里面的看〧不见,但是围墙外的一颗爆炸出一团黑烟。 

      䣳炮手们略微做了一些调整,然后开始下一轮炮击,而西班牙的反击也随后到来,他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移动岸防炮,对准社团炮击阵䛁地开火,硕大的铸铁炮弹直奔阵地而来。

      륩不过那是徒劳的,别룹说打Ѿ不中,就是打中又能怎样,社团炮手都躲在石头后面放冷炮,西班牙的铁弹顶多在石头上砸出几个坑而已。

      載躲在石头后面的炮手们一看对方的大炮打不着自己,精神大振,一口气施放了七八轮木托开花弹,大概有一半砸在围囈墙里面,又有大概一半ᢷ发生了爆炸,炸得里面黑烟滚滚,虽然西班牙营地没受到什么损失,但是光挨打也受不了啊。

      这样一来,巴贝罗就傻眼了,只能挨打,还打不着人家,长时间下去,즻营地铁定让人家给炸平了。

      无奈之下,巴贝罗又把谈判瑡的手段捡了起来䔽,派出櫘了信㭑使去邀请对方的谈判代表上岸进一步的商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