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狂少

      夏景行和陆文龙折腾出来的动静,终䒊于引起了大佬们的注意。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佬,只是在学生眼里算混得比较好的ᜤ罢了。

      几个ﮡ男男女女从不远处讴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

      说话的是领头的一名戴金边眼蚓镜的三十来岁的高瘦男子,气质儒雅。

      他看见乱哄哄的一团,皱眉问四周的学生。

      “饶Ξ师兄,是㌌这样的……”

      先前拉架的一名男生目睹了全过程,此刻把事情起因、经过原原本本叙述了一遍躥。

      这男生没有偏帮哪一方,立场还算中㌍间。

      饶磊听完后,暼了夏景行和∍陆文龙两位当事人一眼。

      㩑夏景行不卑不亢地在那站着,没有着急为自己辩说。

      陆文龙则像看到救星一样,大声喊道:“饶师兄你为人公正,又是斯坦福针的亚洲学生会主席。你僻给评评理!”

      陆文龙挣귘脱几位师兄的束缚,指着夏景行骂道,“这孙ᙞ子先对我冷嘲热讽篭,然后还先动手搞偷袭,踹了我一脚。”

      ・夏景行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自己表白失败,没处发泄情绪,就把火往我身上撒。

      我必须惯着你吗?

      所有人都看着的,是谁先动덕的手?

      我只不过是保护自身罢了。”

      夏景行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点燃火药桶,陆文龙⮑情绪就更激动了,要不是几位师兄再次把他抱븒住,估计又要冲过来“自取其辱”。

      “十八九岁的小孩子,打架很正常的一件事。”

      另外一名同样戴个眼镜,身材中等的二十八九岁男子说话了,“不过勢今天毕竟是个大家欢聚一堂的高兴日子,打架这种事的确有些煞风景。

      ䷠ 干脆罚他们两个待会儿活动结束了,留下来打扫卫生。”

      七 “刘健这个办法可以,双方各有错,各打五十大板。”

      ോ 接话的是站在饶ٝ磊、刘健쫒身旁的一名五官深邃、英气十足的男子,年纪小一些,约摸二十六七岁。

      “搞咩鬼啊?不就两个烂仔打架嘛,血都没流。

      没什么大不了的,随便处理一下ᄟ就行了。赶紧跟我回去打德扑了。”

      一名戴黑框眼镜的二十五六岁男子操着一口粤语、普通话夹杂的个性踰语言,漫不经心的讲道。

      英气男子调侃道,“周胜复,我看你是入了魔了,天天就想着打德扑、打德扑。

      娱乐没问题,可千万别陷阱去,赌博害人!”

      周胜复看了英气男子一輊眼,用口音很重的普通话调侃回来,“不像你林生啊,一个人力资源网站卖了32ꗂ00万美金,彻底财富自由了。

      涤 我们这些打工仔就只能多培养一些技能了,毕竟也不可能一辈子都打工吧!”

      黠林耀成笑着摇头,“我只是联合创始人,分到我手上的,其实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多。”

      ၇“那最少也是ඓ千万富翁,得请客。”刘健也跟ঐ着起哄。

      饶磊笑道,“千万富䣹翁的货币单位是ᵉ美元,如果换成人民币,那都上亿了,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

      其他学生都没插亊嘴,就静静地听四位师兄在那聊“千万富翁”、“亿万富翁”。 錞

      林耀成此刻就像一个明星雮一样站在舞台中心,所有人的目光폛都聚焦在他手上,耀眼无比。

      레 㛔 夏景行也儅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场大型装逼秀。

      林耀成他认识,豆丁网的创始人兼CEO,就氭是那个有各种各样文档分享的网站。 

      这一位在创立豆丁网之前,在斯坦福攻读计算机硕士期间,ᬓ还创建过一家叫SkillsvillageЉ的IT人力资源网站,然后以32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仁科公司。

      这件事,在当年的斯坦福还引起了ỵ不小的轰动。

      至于其他三位,也不是无覦名之辈。

      饶磊在嚱ATT、富达投资风险投资部都任过职,目前在商学院读MBA,以后还要輫创建中国最早期的SNS网站UUme苶。

      刘健在波士顿咨询㇈、希柏软件、网景浏览器、思科都任职过,还是Chinaren的投资人。以后会和饶磊共同创建UUme,被千橡集团收购后,还会继续在猫扑、人人、开心汽车当高管,和陈一舟关系非常要好。

      ⍬周胜复不是大陆人,只是出生在内㋕地,3岁时就随父母移居궖香港了。

      阰⩠ 目前磲已经从斯坦福物理学专业毕䟡业了,在贝恩咨询工作絗,슾以后会创力建一家叫篟做“货拉拉”的公司。

      “你们两个对这㬼个处罚有没有意见?”

      꿖 饶뜎磊作为学生组织㈫的主事人和这次活动的发起者,在学生中威望还是很高的。

      他⥿一说话,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我没问题,捡垃圾嘛,没什么大不了的ꤸ,也算ぶ是为人民服务。”

      夏景行这얆句话说出口,倒是扭转了不少学生对他这个刺头学生的看法。

      눽事情的导火索就是他那魔性笑声。 ⪎

      ᫁ 在很多学生鵪看来,这的确有些不尊重人了。

      人家表白失败了,你在那幸灾乐祸,不是欠揍吗?

      而且不乱笑的话∌,绝对不会出现今天这场冲突。

      当然了,在他们看来,陆文龙也有过错。气量太小了,一言不Ṝ合就动手,䉥太易怒易躁。

      本事不大,脾气不小。

      堗没打过人家,这怨得了谁?

      ꣛ 本来占理的,结ᵲ果一动手就不占理了。 蒃

      原本至少有90%学生同情햋他的,结果现在只有60%了。

      ີ最终,大部分人还是挺同寿情陆文龙的,特别是女生。

      夏景行则被她们打上了“轻浮”痓、“暴力”等标签。

      “我也没意见。”

      陆文龙的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没有质疑饶磊的决定。

      化解了风波后,聚成一堆的学生们也散开了,打흘扑克的打扑克,聊天的聊天。

      陆文龙恨恨地盯了夏景行一眼,在几位兄弟的拉扯下,走开了。

      夏景行则孤家寡人的坐在뻤一哮旁,因为噳他컉谁都也不认识。

      ᓅ来斯坦福也깲一个多月了,心思全放在赚钱饿和网站开发上面了,也没一个认识的同胞。

      㚞饶磊、林耀成等人在不远处打德扑,周围还围了一圈学伞生,黑压压的一片。

      不知道是真的就只是看打牌,还是说舔着脸来混交情,或许两者皆有。

      此情此景,让夏崤景行想起了陈奕迅的歌。

      “那年十八,母校烧⯱烤会,站着如喽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