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黑的布伦希尔德

      “镇山拳!”

      高峰大吼,拳头砸出,强盛的罡气化作一座山峰虚影,狠狠镇压而下。寉

      “雕虫小技,也뫿敢班门弄斧!”

      秦梓不屑一笑,然后低吼道녿:“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叭嘛吽,飞龙在天!”

      昂! 갅

      一掌打出,一条金色的龙影从他身上浮现,然罉后犹如活了一般,延着手臂盘旋而出䕎!

      “轰——”

      一声巨响,金龙直接穿透袩了山峰,然后势如破竹盘旋而过,狠狠撞在高峰的身䮜上。

      “铛!”

      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火花四溅,高峰双脚贴着地面向后滑去。 ៲

      “你破不了我的铠甲!”

      被一招击退之后,高峰頠又惊又怒,有些无地自容的低吼道。

      “我破你的铠甲做什么?”

      秦梓冷笑一声,下一刻,他的쪵身影消失了。

      㲕“这!騺!”

      ꨫ 高峰瞳孔陡然收缩,就发ﶩ现一只五指张开的დ手掌,在他的眼中迅速放大。

      唵 来不及躲避,他的脸已经被抓住,身体后仰,后脑勺狠狠砸在地上。

      “轰!⊑”

      广㼄场轻微的震动了一下,砖石ᡛ打造的地面被砸出一道坑洞,有鲜血溅出。

      “你……你……”

      高Ⲏ峰脑袋핻陷入地面,惊骇的指着秦梓,想要说什么,但是头一歪,昏死过䑾去。

      “他……⣀他打了高家的人?”

      “那是高峰吧,似乎是高家的嫡系子弟啊,这下事情闹긣大了。”

      “是啊,要是之前,高家那位少主还没有出繝手的理由,现在可就名正言顺了。”

      周߅围众人틌议论纷纷。

      有人叹息,有人幸灾乐祸,而更多的人,则是露出一抹敬畏之色。 逰

      敢打高家的嫡系子弟,而且还打赢了,可见是个狠人。

      而此时,高台之上,城主白尘䋥和庞齐大师都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这秦梓,才十七쫪岁就有如此实力,放眼⒝整个九阳王朝也算得上顶尖了。

      再过两年,他必然可以成长到明昊城四大公子的程䕹度,甚至超越。

      ၘ 不过……

      锋芒太露可不是什么好事。

      木秀于官林,风必摧之。

      这年轻人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还不好说。

      “秦梓,你好大的胆子,敢公然打伤我高家子弟,是当我高家无人吗?”

      这时候,一个青年厉声呵斥,然后对着周围叫道:“高家的ࡗ人,都站出来癹!”

      “哈!!”

      只见周围的ꊅ抢到丹炉的年轻人中,足足数十人同时脱掉外套,露出쥒里面统一的家族服饰。

      衣服湪的背后,都写着一个“高”字。

      “怎么了?现在流行打不过就群殴吗?”

      秦梓不屑的扫了这些人一眼,然后笑着说道道:“不Ᏹ过没关系,员就你们这种货色,不管来多少,我一只手全部收拾掉!”

      “好!既然你如此自负,那就让我们来看看,你有没有自负的资格!”

      高家那位青年冷哼道,然后所有高家的年轻人,缓缓朝着秦梓包围而去。

      秦梓表面轻松,但心中也凝重起来,眼中露灹出浓浓的战意,握紧了拳ꟾ头。

      战斗,一触即发。

      “你们在做什么?”

      这时候,一道平静的青年声音响起。

      哗!

      所佡有人都循声看去,只见一位并不是很俊朗的白衣青年走出人群。

      当他站在人群中时,并不是很起眼,但是,当他走出来时,䖶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

      “少主!”

      高家众人惊叫一声。

      䠁㠬一石激富起千层浪,很多人都震惊了,䁖就连秦梓也露出惊讶之色。

      这高家少主,长得有些普通啊,而鈵且还不是平平无奇ꖖ那种普通,而是真的很普通!

      “少主,此人就是秦梓,竟然仗着几分虚名,公然挑衅我高家!简直不知死活!”

      ᩏ之前的資高家青年义愤填膺道。

      “所以呢?”

      高剑离淡淡说道。

      ̀

      “所以我们……”那青年准备说他们要群殴此人,但是话到嘴➥边又噎住了。

      有些事,可以做。

      但是说出来,就不光彩了,特别是在严厉的少䰀主面前,这种话更是说不出口。

      “既然懂了,那就滚回去,好好参加比赛,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高剑离淡淡说Ἳ道。

      “是。”

      킑 那人脸色有些难堪,但最终低下了头,老老实实回到了炼丹炉前。

      而其他高家的年轻人,也是低着头,默默的回到了自뺻己的位置。

      犹如社会性死亡。

      “庞齐大t师,城主大人,我高家的年轻人軧不懂规矩,还请两位大人见谅。”

      高丸剑离对着高台弯腰行礼,歉意的说道。

      ꔔ “嗯,高家还算有个懂分寸的人。”

      毐 含城主白尘面无表情的说道。

      刚才,如果高家的年轻人真的闹起来,那么无疑会让他在庞齐大师面前失了礼数。 

      䎿毕勵竟,这是他的地盘。

      高家的人自己出来阻త止,自然是最好,要是让他开口制止,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你叫高剑离是吗?老夫观你应该还不到二十岁,为何不来参加炼丹会?”

      庞齐大핸师问道。

      “回大师,晚辈醉心于武道,炼丹师虽然尊贵,但也并非뫉人人都能迮得到这份殊荣。”

      高剑离恭敬的说道。

      “况且,晚辈镁几天前탼已经年满二十,虽说超出不多,但也不能欺瞒大师。”

      “嗯。”

       庞齐大师平静的点点头。

      然后也不再说什么。

      “多谢大师팪体谅。”

      高剑离躬身道谢。艑

      然后,他看向秦梓。

      圽 “你게打伤了我⻈高秣家的人轧,总该有个交代,炼丹大会之后,你自己跟我解释吧。”㦱

      “我为什么要跟偦你解释?”

      秦梓冷笑一声,狂傲莺道:“他自己跳出来挑衅,我打了也就打了,퀗还要怎么解释?”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鐲!

      他可不喜欢那么多弯弯拐拐,也许这些人喜欢玩弄权术,虚与委蛇,但他……没兴趣!

      “哦?我给你解释的机会,你放弃了?”

      윋 䦮高剑离眉头微皱。

      “呵呵,你觉得这是机会吗?所以,你现在是居高临下在跟我说话?”

      秦梓眯玗着眼问道。

      “自然。”

      高剑离看着⳾他说道:“也许你会觉得我狂妄,但世间本就分出了高低贵贱,而暂时而言,我高家在明昊城,的确有资格俯视大多数人。”

      碅他很坦然。

      因为这是事实。

      当人有了狂傲的资本,自然狂傲,当人站得足够高,自然会俯视其他人。

      他身为高家少主,自然会维护家族的名誉,至于其他人如何……与他何干?

       “你说得有些道理,但是,我不喜欢跟人解释,如果你非要听,我会用拳头跟你解释。”

      秦梓看着他说道。

      “是吗……”

      高剑离࠷眼中﨨闪过一抹锋芒之光,那并不俊朗的脸上,露出一抹明朗的笑容。

      “如此뻲……甚好!”

      话音刚落,一股惊人的剑意ᘯ从他身上冲天而起,化作雪白的柱子,震撼人心。

      “一个月后我来找你,我不管你用拳头解释,还是用刀剑䥡解释,荠说服不了我,那就死。”

      “䇐你我年龄有差距,我本不该如此欺你,但弱小时不肯低头……便是原罪!”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