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app

      淞沪会战(又称八一三战役、第䐵二次淞沪抗战,日本称为穦第二次上海事变),是中日双㥹方在抗日战争中的第一场大型会战,也是整个中日战争中끋进行的规模쒤最大、战斗最惨烈的一场战役。

      淞沪会战开始于1937年㍘8月13日,是卢沟桥事变后,蒋介石为了把日军由北向南的入侵方向引导改变为由东┠向西,以利于长期作战,而在뜇上海采取主茞动反击的战役。中日双方共有约100万军队投入战斗,战役本身持续了三个月,日军投入8个师团和2个ࡕ旅团20万余人,宣布死伤4万余人;中၅国军队投೸入最精锐的中央教导总队及八十맷七师、八十八师及148个师和62个旅80余万人,自己统计死伤30万人。

      淞沪会战Ộ中日军因遭到国民党的顽强抵抗而损失惨重,这场战役对于中国而言,标志两国之间不宣而战、全面战争的真正开始,卢沟桥事变后的地区性冲突升级为全面战争,并彻底粉碎了日本“三个넁月灭亡中国”计划。

      ——————褦淞沪会战简介

      19밉37年10月2劀6日,已经在上海地区跟日军血战了两个月的八十八师二六二旅五二四团第一营营长뷫陆军少校杨瑞符接到调ꈃ动命令,从闸北前省往八ᅩ十八师⊦指挥部四行仓库坚守七天,以掩护全军撤退。并特派五二四团副团长中즧校谢晋元作为最高长官,以指挥作祡战。

      夜,秋雨绵绵,四行仓库内灯火通明。

      四行仓库是一㘱座位于苏州河北岸、新铊垃圾桥即西藏路桥蘤西北角的仓库建筑,是交通银行与北四궐行(金城햇银켲行、中南银行、大陆银行与盐业ᵩ银行)于1931年建成的联合仓库。它是当时闸北一带最高最大的建筑物,建造得十分坚固。

      因此,쓠它也被当做了淞沪会战最后的颜面所在之地。

      “报告团长!有爱国人士前来助战。看样子,是쌎个好手!”一营长杨瑞符对站፜在四楼走廊贃上沉思的团长谢晋元报告到。

      鐅“嗯?这壆么确定?你怎知他是不是奸细?你敢保证吗!”回过神来的谢晋元对杨瑞符反问道,并且越说越严厉。 ፹

      “我还没见过带着日军指挥军刀来当奸细的呢。要不,咱把人撵回去?”满脸揶ᩦ揄之色的杨瑞符带着天津人那股特有的劲头对着谢晋元反问道。 㬑

      㴎 “节卿啊,你就看我的笑话吧!还不快把人请进来!”谢晋元㜏满脸尴尬的က看着偷笑不已的泇杨瑞符回道。

      “是,团长!”杨瑞符说完之后就匆匆下楼接人去了。

      此时,在仓库外站了有一会儿的马超,一面看着正在修筑工事的士兵们,一面正在回忆着四行仓库保卫战的始末。

      作为謟新时代的军人,他对这段历史并不熟悉,但也不陌生。回想起在部队生活的十余年里,他对这些抗战的大小战役都有学㮙习过,并推演过⏌。

      “这次,就让我来亲自称称些小鬼子的斤两。”马超有底气说出这句话,在穿越之前,他是全国甲类步兵师最年轻的参谋长,自身还有闌在特种部队服役的经历。所以,就在这Ϝ个时间里。比他强悍的军人也许有,但绝对不会出现在亚洲的战场上。

      “更何况,外挂还在呢,挂逼的彪悍不解释。哼⚴哼。”看着抽奖系统上那粛个灰色的快递ꭍ选项,马超的嘴角出现了一丝퀢微笑。

      “兄弟,别再外面呆着淋⊤雨了,快进来吧!”奉命接人的杨瑞符一边说着,一边做着手势引领着马超向仓库内走去。

      ⦆站在四楼的谢晋元透过窗户看着杨瑞퐆符拉着⾬一个身穿捌黑色雨衣的年轻汉子,从一楼的大门进来,便扭身回到了屋内。

      一楼,靠在墙角抽烟的朱胜忠,默默注视着被杨瑞符引领进来的马超,眯覞着眼在观察着。在目送进入谢晋元︴的办公室后,轻哼一下,嘴角微微上扬,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四楼办公室,谢晋元倚靠在桌子上,抽着烟,静静地盯着被杨瑞符引领进来的马ᕷ超。

      퉮 也许,明天的战事令他压力很大,军装的风纪扣解开了两颗。

      “这位小兄弟,我听节卿说,你是牾前来助战的?你可知,战场之上՟,枪弹无眼,生死各安天命!这,可不魉是儿戏!”谢晋元注ꘛ视着有些白嫩딵的马超淡淡的说着。

        谢晋元嬋原以为来的会是一个百战余生⣬的勇士,可没想到在马超脱下雨衣之后,出现的是一个看起来身材稍显单薄,满脸书卷气的小白脸。谢晋元于心不忍,还是决定将其劝走。

      “如果你只是头脑一热,觉得自己可以像是戏文里那样以一当百,力挽狂澜的话,那我还是希望你自行离去吧,以免丢了性命!”

      马超听着谢晋元言语,并没有基于反⥑驳,而是静静地走到了他身后的办公桌狷上,先是把手里拿的那把日军指挥军刀拔出刀鞘后,将铭刻在菊花和铭文的那面朝上,放到了桌子上面,随后从随身的口袋里往外掏东西。

      先是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圆形物体,从包裹着的粗布上阴出的血迹就可以猜出ᓚ是什么东西,将其放在了那把指挥刀的旁边,这应该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物归原主了吧。

      然Ĭ后就是面日军小队ꖯ的膏药枪旗,然后是多副肩В章,还有两个望远镜以及一副作战地图。然后从上衣兜里掏出来一张少佐的军官证,展开后放在了那个还在渗血的圆球旁。

      谢晋元和杨瑞符看着马超掏㿾出的这些战利⁞品儼,脸上的神色极度震惊。如果马超拿出来的都是真的,那么这就代表囔着他至少干掉了日军一支巡逻小组!

      对于他俩来说,在战场上能够一对一干掉壎小鬼子的士兵就已经是精锐士兵了。毕竟双方士兵的身体素质相差巨大,这是公认的事实。

      正常情况下,想要消灭一个小鬼子,基本上㻂是需要两个甚至三四个才能去拼掉一읶个的。身体素质是一方面,武器装备是一方面。毕竟,国力的差距在哪里明摆着的。

      所以,看到马超拿出的这些东西絾,对二人的震撼可想而知。不用纠结这些东西是马超从战场上的༐死人里扒拉出来的,要知道,打扫战场,那是胜利者才拥有的特权。

      还有那把铭刻着菊花的军刀,要知道只有日本的皇室才可以使用菊花作为装饰,以证明自己的身份。쭦也许对于此时的政府高层来说,这个人头,刀和证件的组合,他们的意义就是一层完美无比的遮羞布。 愢

      “我想,这ᰜ些足以证明自己的实力了。谢团长,你说呢?”

      “兄弟,厉害啊!我为刚才的话语像你道歉,请不要挂怀。”谢晋元尴尬蘆的回应道。ꏅ

      “兄樂弟,谢团长他没有恶意,如果令你介意的话,我和他一起㋕向你道歉。”说完,杨瑞符就像马븁超一个立定,敬礼。

      谢晋元看到后,赶忙一起敬礼。

      马超看到这里,神色大变,连忙阻止。要知道,这二位可是绝绝对的民族英雄。他刚刚虽说心中有气,可也只是被人轻视的那种不爽罢了,并Ϟ非其他。

      要是让其他穿越者知道了他敢如此拿㺳捏៖这二位燗,他怕他家祖坟都要被人刨了。

      “您二位这不是在臊我吗,赶快放下,赶快放下。”马超急的脸都红了。

      “哈哈哈哈”谢牗晋元二人看着马超此时的㖾囧样,不由得哈哈大궖笑起来。

      “不知马兄弟你此时到来,所谓何事。”笑完之后,谢晋元对马超说道。

      “是这样的,谢=团长,我本是南洋华侨,之前在英国劰留学,听䙫闻与小日本的战事又起,我父亲气愤不已,本打算겄自己回国参展,奈褈何年纪大了,我툊便替他为国尽忠,回国参战,”马超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