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传媒为什么不能下载

      谢谢叶青依的推荐票!

      好久不见了,甚是想念!

      ࢋ 阁皂山以《灵宝经》立⛝派,更以医术而慼闻名于世。

      ੺ 阁皂山尽管㺇所有弟子都姓葛,却不是像龙虎山张家一样,把好好的正一派天师府硬生生弄成了子孙庙,丝毫容不得外家人。

      阁皂山大家都姓葛,是为了纪念两位祖师悲天悯人的无上情怀,所맱以㗻在拜入阁皂山以后都会自觉改姓葛。

       久而久之就成了㼗惯例。

      阁皂山也有门规,所有门下弟子必须勤修医术。凡是外出游历㞕的弟子,修为尚在其次,医术决不可马虎。更不能见死不救䈜。

      所以阁皂山在道门中٠尽管不以修为见怣长,却有扝口皆碑,地位极뇗高。

      修行者也会生病、受伤,自然不敢得罪阁皂山。

      题外话。

      其实葛洪真人真ⲧ的是应该눙好好提一提的,不只写就了对后世道家弨影响深远的《抱朴子》,Ϊ还写了多本医术。

      㼜 屠呦呦拿诺贝尔医学奖的青蒿素,就是从葛洪的《肘后备急方》受的启发。 ힵ 뿠

      “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ﵠ汁,尽服之”,这是葛洪真人一千七百钦多年前记载的治疗疟疾的方子。

      他樕还是最早有据可查的化学家,火ῶ药配方最早的ꋚ记载也೛是葛洪真人。

      真的很牛逼的畂一个人物。

      言归正传。 ༇

      顾杏出自㪜江南顾家,也是医道世家,ꕗ西伒湖顾家在江南地界也是鼎鼎大名的。

      两者都是뷰医家同道,且都处江南,所以跟阁皂山#之间交往颇多。

      ݠ 两ߺ者的区别无非就是顾家还在江南经营着医馆药房,还是世袭的御医,所以在民间的威望和名声更大。

      而阁皂山的这些医者毕竟还是道士,平时很少下山,当然那些患者如果找上门,他们当然也不会拒绝ꖗ。所以阁皂山的医术更偏向于道门内部,名声这些年也是在道门内部流传的比较多。

      而叶法善口中的“葛林真人”正是此次阁皂山的50个弟子中的领头者,阁皂山现任掌嬧教葛慈件真人的师弟。

      彂 叶法善看李헸隆基还是惊魂未定,就索᭠性先转过头问⌣起了顾杏:

      “顾神医,你说这人乃是中毒?何种毒物竟然如此툘古怪啊?”ꨌ

      顾杏立刻示意叶法善看向那人的已经裸露在外的肩膀,这时叶法䤦善才发现,这人的左肩上竟然有两个深深的小洞,看着竟然像是牙印。

      伤口边缘处外翻的皮肉也现出指甲一样诡异的绿色。

      这时,顾杏才接着说到:“他应该就是⟺被尸毒所染,所以才神志不清!”

      叶法善的医术也不算差,但对毒之⾟类的真没什么研究,嶀更何况是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了。

      这时葛林真人也终于到了,跟众人行礼之后也是立刻注意到了躺在地上ꢹ的那人。

      杜 葛林真人一看씗到那人的样子,眉头就立刻皱了起来,也不用众人招呼,直接就䜒上手了。然后顾杏廿也开始在旁边介绍起了病情。

      两人又低头商量了一会儿之后,才由葛林真人开口到:“陛下,贫道需要一间静室和一些烈酒。”

      这时李隆基也已经缓了过来,立刻吩咐内侍在隔壁腾出一间静室。

      原本叶法善也想跟过去看縧看棄,结果却是被李隆基给叫住了,同时他还把殿中簂的Å其他人都给叫退了墫。

      ⳕ随后才说到:“道元,此事可能还得麻烦你走一푄遭!”

      李隆基是真没想到,高力士带着两千羽林卫,这可都是百里挑一的禁军精锐啊,在駸数日前出发去往骊山,结果今天才回来了一个。

      且只说了싗一句“高将军有难,陛下速速派兵营救。”之后就忽然失去了心智,在殿中狂性大发起来,见人就撕咬。

      当然李隆基自然不可能什么都跟叶法善说。

      只说是高䑻力士因缘际会得到了一些始皇陵的线索,就想着从櫧始皇陵⌀中把那传说中的九鼎拿出来献给李隆基。

      其实这说法明显存在漏洞,高力士历来稳重,且李隆基对这种所谓传国玉玺或者九鼎镇压国运的事情쥷历来不信。

      所以高力士怎么会无缘无故私下调兵去偷菦挖始皇陵呢。 ऴ

      要知道不论盗挖陵寝还是私下调兵可푃都是重罪,到时候被百官知道ɭ,各种ᙦ弹劾就能把高力士弄死。

      藫 但现在ꗩ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这个羽林卫从骊胇山回来报信快马加鞭也要一天,也就是说高力士出事最起码已经一天了。

      对高씩力士这个心腹,蝦李隆基还是非常在乎的,所以也只能是让㜚叶法善出手了。

      ⮢ 댛 叶法善一直把高力士⪮当朋友,这时候也没顾得上隆基话里面的漏洞㰰。

      叶法善也是眉头紧皱的说到:“蒠陛下,我们先去看看那个兵士怎么样了吧,问问到底什么情况!”

      两千名全副武装的精锐军士,就是叶法善正面对ꮐ上都没把握啊!如果贸然前去营救,很有可能把鑕叶法善都折进去。

      李隆基:“好,但始皇陵之事绝不可泄龜露出去!”

      叶法善自然明白这种盗挖陵寝的事情,传说去不论对픯高力士⵨还是李隆基都没好处。

      䝯 史书中随便晫提一笔就䕫是李隆基永世的污点。

      这时候谁又能想到,李隆基后来在史롾书中的污点差点把唐史都给淹了。

      两人来到静室时,那军士已经安静的躺在了卧榻上,额头上还贴着一张黄纸符箓,四肢也已经被接好了。

      顾杏和葛林则正在给他处理肩上的伤口,两人的ꂕ脚边还防着数盆漆黑的污䬔血,那污血腥臭异常还带着一㋂点烈酒的味道。

      顾杏和葛林看到李隆基和叶法善进来,本来还想站起来行礼,却被李隆基制止了,示意两人先把手上的活干完。 䖽

      其实剩下也没什么活了,顾杏一个人就够了,葛林真人知道两人一定是有事要问,索性뢌就停下了手解释到:

      “这个军士中的是一种蚸尸毒,这人最近可是去过什么古墓?!” ᒉ

      李隆基윓和叶法善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叶法善说到:

      “数日前,这军士误入了某处古墓,隔了一日就变这样了!”砄

      葛林也是微微点头,继续说到:“难怪了!亏ᛔ得这个军士血气旺盛,才支撑了一天才发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