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tv

      ꤔ 裴道珠岂止嫌脏,还很忌讳啊。

      她轻声道:“他是两天前溺齩死的,而我昨日才到金梁园냨,所以他绝不是我杀的,这件事与我毫无瓜葛。我到底厈云英未嫁,为了凳我的名声和清白考虑,九叔对外谈起这事儿时,ꘫ能否别说是在湘妃苑发现的?”

      ΂她爱惜名声。 쏚

      㧞 她不容许自己的名声,有一分一毫的损坏。

      䟐 虽然她很同혰情麙那轹个被杀的人,但沾上凶杀案뤪这种事,对贵族女郎而言到底是不体面的,她当然是能离多远就离多远。

      隔着半坜丈远糉,萧衡定定看着她。

      员 一个人死在她面前,她想到的竟然是怎么把她ᙬ自己摘干ᕳ净。共

      ﴋ 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自私自利的女人?

      可笑他竟然松口,让她在金梁园多住ᄋ一个月。

      他卡就萀不该心软。

      萧衡满眼凉薄:“你可以走了。”

      裴道珠勰毫不犹豫转彊身就走。

      回到寝屋,枕星泪如雨下地跪倒在地:“女郎……”

      裴道珠看她一眼。

      她在萧玄策面前说,是枕務星故意泄密䛊的。

      萧玄箰策那边,枕星是回不去了ꆊ。

      ࢑她沉吟片刻,扶起枕星:“九叔手段过人,你听嘄从他的安排,我不怪你。幸而我半夜醒来,察觉枕头底下有东西硌得慌,因此才发现了那枚白玉扳指,提鳃前藏进怀中,这才没酿成大祸。只是九叔怀疑,是你故意向我告密,才导致他计划失败。”

      枕星惊恐:“九爷最恨叛徒,九爷会杀了奴婢的!”

      戣裴㧝道珠缓和了表情:“쿢你别怕,我为你苦苦求情,蔤他终于答뫙应饶过㣩你……只是枕星,⦨九叔那边,你可能回不去了。”

      枕星小脸苍白,却带着劫后余生的欢喜。

      能从九爷的手底下活着出来,她已是庆幸!

      她再次跪倒在地,感激地以읬头磕地:“谢谢女郎쥾求情!女郎生得美,奴婢就知道您一ڱ定是大善人!枕星无以为报,愿从此以后效忠女郎!” ⧙

      羌 裴道珠ﻰ不动声色地扬了扬唇角。

      她泡过那ᾔ池水,正嫌身上ᆗ脏,于是叫枕星去打热水৾。

      她拿香膏仔仔细细地搓洗了几遍身子,直到把身子搓得通红,才勉强觉得干净了。

      水汽욂氤氲。

      她̶浸泡在浴桶里,拿浸湿的手帕敷在额头上,闭着眼睛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人?明明出身高门,为何却懂验尸?尸体那样脏,他竟也不嫌弃씤……”

      寻常名门郎君,都会觉得尸体晦⿳气,恨不能萚离得远远的。

      萧玄策倒虣好,竟上삨赶着去验尸。

      샡 枕星替她拿来干净的寝衣:“九爷这趟回建康,是被天子征召为官,奴婢听说好像是廷尉监一职,专管司法、审判、刑狱一类的事。”

      轭 裴道珠抿了抿唇瓣。

      廷尉监……

      跟罪犯打交道,听着就没前途。

      倒不如学其他郎君,正正经经从文官做起,凭他的家世,熬个十几二十年的资历,说不定到中年时就能被封为丞相,也算尾官运亨通,人也轻轻松松,何必如䳒此艰难?

      她拿毛巾擦了擦细颈。

      翚 斞 脑瑒海中,无端浮现出萧玄策验尸时的模样。

      他容色如皎皎明月,穿一袭昂贵的鹤绫袍,那般干净胜雪的郎君,面对死尸时却一点儿也不嫌脏,那副专注模样,比他尖酸刻薄的时候要顺眼很多……

      枕星歪头:“女郎,可是水太垷热?您脸颊好红。”

      裴道珠回过櫟神:“无妨。”

      她继续擦洗脖颈,丹凤眼䤥里闪烁着算鲵计。

      如今萧玄策再好,她也是不敢消受了。

      他对她根本就没那个意思,与其自讨苦吃,不如另觅高枝。

      他不许她接近陆二哥哥ព,可陆二哥哥确实是目前的最佳人选,为人宽厚不说,陆家家风也很正,而且陆夫人㣬的出身也不高,因此不会看不起她的家世。

      唯一的问题是,陆家是江南本地大族ꦫ,而她家是江北迁徙来的士輈族,南北士族在朝堂上一向不对付,联姻的话,会有难度。

      “不管了……先罜拿下再说。”

      裴道珠心一横。

      筴 ……

      次日。

      裴道珠收拾干净萧衡昨夜丢给她的大氅,打听到陆玑就在萧衡的望北居说话,于是连忙带着大氅前往。

      ᰍ书房。

      萧衡不悦:“她来作甚?”

      侍女恭声:“说是归还您的大氅。”

      夈萧衡睨了眼正思索案情的陆玑ꂏ。

      归还大氅흎还不맊容易,叫侍女跑一趟也就是狓了,也值得她巴巴儿地亲自过来?

      昨夜他叫她不⧄要打陆玑的主意,她却非要跟他唱夣反调。

      他正要叫侍女把她撵走,书房外面已经传来鎆清脆的木屐声。

      裴道珠卷帘而入。

      女郎身段窈窕,深青色宽袖带出春风的轻盈和花香,笑起来时凤眼弯弯,犹如水⢵中月牙。

      她声音娇甜:“昨夜闹了半宿,阿难怕九叔累着,因此特意过来瞧瞧,顺便归还大氅——咦,陆二哥哥也在?”

      ꣍ 她面露惊讶。

      皔 那一份讶色既天真又无辜,当真是赏心悦目。

      萧衡暗暗冷笑。

      裴家道珠,虚伪至极。

      ⺴ 走南闯北的戏子,也比不上她浑然天成的演技。

      陆玑笑道:“道珠妹妹屮来了?昨夜的案子十分古怪,我听着稀奇,因此来和玄策探讨一二。” 

      并没有人请裴道珠落座,裴道珠却自然而然地坐到陆玑身边,崇拜道:“陆二哥哥天资聪◌颖뺑,定然已经想出了案子的关键,是不是?”

      陆ớ玑的脸上多了几分凝重:“尸体双手有老茧,指缝里不仅残留着凶手的皮屑、池塘里的泥沙,还有花圃专用的黑土壤。因此,他的身份很可能是花匠。

      “可是今早查了花匠的名单,却发现没有一个人失踪。我们怀疑,案子的关键,是尸体被剥掉的那张面皮。凶手顶着謱他的面皮,冒充他的身份,混在花匠之中。”

      裴道珠恍然:淽“所以凶手,还在金梁园?”

      陆玑点头:“不错。可金梁园里的花匠数量多达七十余人,来쁏自혩不同州郡,彼此并不相识,排查难度相当大。”

      裴道珠温柔挽袖,祃姿态优雅地为他添茶。

      她凤眼含情:“能这么快查到这些,陆二哥哥已经很厉害了。陆二哥哥为我们的安危殚精竭虑,可见宅心݌仁厚,是真正的君子。”

      陆겛玑回过鵈神,颇有些尴尬⥂:“道珠妹妹误会了,我刚刚说的那些,都是玄策的验尸结果和推理论断……与我,与我没什么关系。”

      裴道珠:“……”

      ʅ 她可真是马屁拍在了马䬧腿上。

      谢谢大家的支持,晚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