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汐裴煜宁全本免费精彩小说阅读

      筑基期修士感紧点头说:“我想活!”

      李云阴沉脸俴说:“那好,你老实回答,是谁派Ⳗ你来的?”

      那个筑基期修士不敢说谎,直接回答:“是祝师叔!” 㺝

      李云想了想那个金丹期修士姓祝,瓀突然想起了执法堂ꮈ那名金丹期修士说的ꬋ话,原来那个搜他魂的金丹期修士是姓祝,那我记住了!

      “你把那个姓篋祝的金丹期修士㰊的䕟所有事情都告诉我。”

      这个筑基期修士哪䲢敢怠慢,一五一十地把那춹个姓祝的金丹期修士事情都吐了个遍。

      李云问完了,觉得没有什么遗漏,就脸色一变,那个筑基期修士还想挣扎,但是却被李云直接弄晕了。

      这次긇李云才不会那〵么傻쎕,不会︳亲手杀死这个筑基期꨺修士的,借刀杀人李云是不会,还不会借䙛凶兽的口Ꭼ对付这个筑基期修士吗?

      뺧 翻了翻这个筑基期修士的储物袋,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干脆连储物㬣袋也不要了,把这个筑基期修士装在他的储物袋里。

      李云走出灵田,施展御风术,来到千里之外的一个凶兽䶃的岓老巢边,把那个筑基期修士放了出来,把他的储物袋也给这个筑基期修士挂在腰上。

      一个맣雷击术轰在凶兽的洞府门口,不大一会,凶兽气汹汹地跑了出来,看到李云在远处嘲笑它,勃然大怒,直冲李云扑۞来。

      但是李云站在原地,连法术都没有使用,只ﯹ是在凶兽快扑倒李云身前时,快速地꿷出了一拳,直接将凶Ɫ兽击到十丈开外。

      緿这还是李云手下留情,还要靠这个凶粍兽替他做事衘,不然的话,这一拳就把凶兽击得粉身碎骨。

      凶兽ක被击退后,原地翻了一个身,躂呲着牙꭯不断后退읲,再也不敢攻击李云了。

      ᪷ 李云笑了笑,转身就䬯走了,䃝原地只留下那只凶兽木然地站在原地,不明白这个人怎么把它放ꂂ了。

      等看不到李云的身影后,凶兽也转身回巢,但是意外地发现它巢穴ힳ边竟然躺着一个人。

      有了上一个人的教训,凶兽并没有快速扑过去,而是试探着吼叫,再吼叫。

      但是那个躺着的人丝毫不为所动,凶兽也围着这个人转了几圈,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扑到身前,炲一口咬住了筑基期修士的脖낳子,鲜血直接从凶兽的口边流了下来ឤ。

      䊵 那个筑基期修士一下子痛醒了,发现他的脖子居然在一只凶兽的口中,由不得他细想,赶忙挣扎,希望能从凶兽口中脱离开来。

      但是凶兽那里还能让口中的猎物逃脱掉,牙齿使劲一咬,只听到一声惨呼,筑基期修士的脖子直接被咬断。

      凶兽没有松口,连续摆动头颅,把筑基期修士的身体甩了几次,见到猎物没有了气息,才张口撕咬뾐起筑基期修士的身体。

      쓩此时的李云早已施展御剑术,不到半个时辰,就再次回到了灵药田。

      开启了灵药田内的防护阵法,李云再次打坐修行起来。

      至于那个死在凶兽口中的筑基期修士,开始时點青云宗并没廻有注意到这一点,直到有一天,一个练气期弟子想找这个筑基期修士处理一些事情,这时所有和这个筑基期修士醲有联系的人才注意到这个筑基期修士好长时间没有现身了。

      为此,有人把这件事上报了青云宗宗主,青云宗派出两名筑基期修菰士使用千里追踪术,根据筑基期修士留下的血液瑜,找到了这个筑基期修士的丧身之地。

      躳用飞剑击杀솠了那个凶兽后,在凶兽的老巢里发现了这个筑碵基期修士的残破的衣物,还有一个储物袋。

      最后这两个筑基期修士把这东西都带回宗门,宗主看了半天,只能为这个筑基期修士感叹了半天,看来是溱这个筑基期修士不幸落入凶兽的口中,至于怎么这么倒霉,只能怪这个筑基期修士的鷼命不太好。

      这件事和李云没有半点联系,更没有人会怀疑到李云的身上,就是那个金丹期修士也是骂这个筑基期修士命贱,浪费了꾏他大把屶的时间。

      쵺 除掉李云的任务没웜完成,再加上李云自进入灵药田内蔡就没有再外出,他也找不到除鄋掉李云的机会,只能以后鶜再想碡办法就是了。

      李云在灵药田内几乎忘记了时间,除了一次给收灵药的丹堂练气期弟㦃子콗解除防护法䦋阵外,其他的时间都在打坐修炼中度过了。

      爃 修为从筑基期三层뻭修炼到筑基期四层,然后一直到筑基期五层时,李云停止了修行。

      是时候出去走走了,不能一直闭关諚修行,这对个人的心性有一定的帮助。

      当走出灵药田的时候,李云看了看防쏢护法阵的记录,这次闭关大约有半年的时间。

      在这半年里,李云没有出去过,不知道那个筑基期修士被宗门发现了没有?

      如果发现了,怎么没有来他这里问一下?ꈭ

      虽然他被外门执事堂赶出外门弟子生活区,但是李云依然还穿着青云宗的服饰,所以ȝ一路上也没有人过来䏯盘问他。

      籪路过外颤门弟子听讲台的时候,李云봃感觉后背有人在死死盯着他,他不用回头,就知道跟自己有过节的䀌人在仇视他,但是这个人为什么不过来媻找他的麻烦?

      李云稍微用神识一扫,发现他并不认识那个刚才盯着끟他的人。

      这是谁呀?难道是那个金丹期修士的后人晹?自己记得在青云宗只有这ᦳ么一个仇人,至ኰ于那两个死去的筑基期修士和那些练气期小喽啰,李云是瞧不﷦上眼的。

      李云冷哼一声,什么玩意,有胆敢仇视人,却没有胆子过来调戏别人。

      勇腉敢一下吧,最起码像以前那个熊大一样,能站出来挑战他。

      ⺊等李云远远地离开外门弟子听讲台后,一憸个外门ꥳ弟子看着身边那个眼露凶光且咬牙切齿的熊师弟,说:“你和他有仇?”

      “是的,不共戴天!”

      熊师弟低声回答道,就是㘘因为李云,他在杂役弟边子生活区被打伤,然后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恢复后想和他哥哥熊大商量一下如何报复李云的事,但是他突然听到一个噩耗,他的哥哥熊大因为诬陷他人,被执法堂判入阴风洞五年时间,也就是说这五年内没有人会保护自己了。

      果然没有䐷多久,他就遭到了众多无名的打压,受尽了太多的磨难,让他从一个大胖子被折磨成犮一个瘦子,可以想象得旯出他遭受到什么样的伤害。ﻲ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正是这样的磨难,使得他意外中突破ݮ到练气四层,幸而加入到外门,成为一名外门练气期弟子。 煒

      “要不要妐我找人ꩀ对付他?” 黆

      熊二身边的外门弟子建议道,他是知道李云的,听说被宗门处罚过奘,已经丧失了修为。

      对付一个修为全无的凡人,那还不是随手的事沆情。

      但是他意外地发现,熊二却摇头拒绝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