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官网下载进入

      原来克瑞斯毕业后就换了个城市,在北欧的一家小型的律师事务所实习,空闲的时候会去找个清静的酒吧来两杯。

      “你是了解我的,虽然我大学的时候天天去喝酒蹦迪勾搭小姑娘,但是一毕业我就收心了!舞也不去跳了,酒也换个清净的地方喝,更别说小姑娘了!我毕业后可是有好一阵子,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

      “直到有一次,我下了班去那个静吧喝酒,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姑娘坐在吧台那。这可真不是我耍流氓故意盯着她看啊,实在是那妞儿太耀眼了。我敢打赌,在场的所有男性,从调酒师到门口保安,有超过一半的时间都是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的!”

      “后来你猜怎么着?这么个公主似的——其实我觉得咱们那几个公主都没她好看——迷人姑娘居然来找我搭讪!阿特你是不是以为我马上就沉醉其中了?恰恰相反,老子警觉得不得了!我立马就判断出来了,那家伙是诱饵,想给我整个仙人跳!”

      “我那时候还心里一阵悲凉,咋这么好的姑娘都出来干这事了。我也是有几年没混迹了,现在居然都有这种质量的仙人跳了……他们的业绩一定很不错。”

      “我给了她假的联系方式把她打发走以后,我就开溜了,之后连续两天都没有去那个酒吧喝酒。结果第三天的时候她居然出现在我的那个事务所里!现在想想肯定是那个该死的酒保告诉她的,我就不该跟那个酒保吹牛说我马上转正了。我也确实没想到那个姑娘玩的是长局,我还以为他们那种职业模式都是浅尝辄止那种类型的……”

      “在之后她就天天来跟我套近乎,整得跟偶像剧的情节一样,要不是我早有警惕,指不定就着了她的道了。还有身边同事前辈们见到她时的表情……真让我替他们可悲。最后在她的掺乎下,不到一个星期,我就以“业绩不达标”的理由被炒了……”

      “后来我就只能一路南下躲避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能找到我,我甚至怀疑我身上是不是有定位装置,你说她这么花成本地来设计我,要是给她得手了我还不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现在我积蓄都花得差不多了……实在没办法,只能来投靠你了。还好我们阿特学弟讲义气,愿意帮助我,还请我吃饭。”克瑞斯做出一副夸张的感激涕零的表情,配合他脏旧的衣服,要是再拿个破碗效果就更好了。

      莫特沉思了好一会儿,道:“学长你不是不是在开玩笑啊?”

      “嘿!我都落魄成这个样子了,哪还有心思跟你开玩笑呐!”克瑞斯情绪有点激动,声音也高了几度。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的吗?”

      “首先,真的有人会去静吧找猎物吗?就比如那些大赌徒想去赌钱,总不可能去玩两把柏青哥吧。还有啊,就算她真的是仙人跳,学长你一个普通大学生,说是初入社会容易受骗,所以他们选你也好理解。且不去说她是怎么准确地找到你的,你现在都没钱了。”莫特用开玩笑般的嫌弃眼神打量克瑞斯,“你现在看上去简直就像中东来的的难民,她还追着你,你说她图什么呢?”

      “你是说……那个仙女似的姑娘另有图谋?”克瑞斯皱着眉,“那她能图我什么?总不能真的就是垂涎我的肉体吧。”

      “她图你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莫特盯着桌对面的克瑞斯,“学长你还是有所隐瞒吧。”

      “哦?”克瑞斯马上换了个表情,露出一张莫名其妙的笑脸,“那你说说看,我说的有哪里不对了了。”

      “学长你的从业轨迹就有问题。你毕业已经四年了,据我所知你是毕业后就直接去了那座城市。你能时常进行喝酒之类的额外消费,而且还有了一定的积蓄,却说你还没有转正。当然,这也不是什么没法圆的漏洞,有很多种可能会造成这样的局面,所以我只是有点疑心。”

      “还有,学长你也是看女孩子的老手了,只需要通过短暂的接触就可以了解一个女孩子年龄、三围、工作、生活习惯、兴趣爱好等等等等,更别提她追了你个把月。虽然学长你边讲边满嘴跑火车,但却没有透露出任何关于她的细节,这可不是你的说话习惯,所以在这方面你也肯定有所隐瞒。”

      “最重要的是,”莫特放下酒瓶,“学长你不可能会没想到我刚才说的这些。你克瑞斯·梅吉洛库如果想要说谎,是不可能会露出这样的破绽的。”

      “克瑞斯学长,你是在试探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桌对面的邋遢男子大笑,“不愧是‘媒体明星’,这份观察力和逻辑分析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

      “没错,我就是在试探你。”克瑞耸耸肩,“不过我也不算是说谎,我确实是被一个女人施压,快要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实在没办法,只好来投奔你。但是呢,我又担心你现在的状况,就以退为进,搞了个漏洞百出的荒唐故事来考验你咯……”

      莫特忍不住打断道:“考验我?考验我是否够资格接济你这位‘落魄贵族’吗?”

      “你看看你,每天写稿子写傻了吧。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就不要揪着我的用词了。说到底,你们这些文科生啊都这样,就喜欢咬文嚼字的……”

      你这个政法学院毕业的也是文科生吧。莫特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不过他没有把话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如果说出来了,克瑞斯这个家伙肯定会顺着他的吐槽再说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来。所以他把话题重新带了回来:“所以你说的那个故事中,具体还有哪些部分是真的?”

      莫特的意思是想打探一下克瑞斯是否真的遇上什么麻烦,或许自己可以帮助他。克瑞斯听到后,立马又恢复了一脸兴奋的表情:“有啊!就是那个姑娘真的比公主还好看!这我可没骗你啊!”

      吃完饭,莫特把克瑞斯送回他预定的旅馆后就离开了,明天一早还有个额外的工作要莫特去处理,克瑞斯知道后也没有留他……当然,可能他原本也就没打算留。

      克瑞斯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关上门,插上房卡,却没有开灯。他轻轻嗅了嗅,冲着漆黑的房间开口道:“我说过你可以近距离观察,但是也没必要这么近吧。你这么个妖物,我真怕太近了有可能会把持不住。”

      黑暗中传来一阵让人浮想联翩的娇笑,那个声音开口道:“你可别说笑了,律师。哪怕这个距离,我还是担心明天一睁眼你就会消失,我就再也找不到你了。还说什么把持不把持,真是见外呢~”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几乎贴着克瑞斯的耳边,轻声呢喃:“毕竟我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你什么时候把持住过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