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建筑工糙汉文

      不可见的虚无归于一点,依附于虚无的深渊因此溃散。

      졸两股颠覆世界规则的力量消散后,这个原为地脉孕育的小世界才展现其真实的样貌,虽然依旧有些⛈许暗淡,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臆也唱将重回巅峰。

      然而汩这能影响世界规则쩅的虚无之力,此刻却让林晓不那么满意,因为实在太少了。

      死兆星灵묗头部的๏至暗之星浮现,鈦身躯内万亿颗死寂的星辰亦在同一时刻闪烁起诡异的光晕,随后又迅速暗淡下去。

      “虚无,深渊,地쑙脉,三者如此有序的构建在一起,看来晨曦教会并不简ﴚ单。”

      “等等,那是什么?Ꮈ”

      킗死兆星姿态的林晓俯瞰着下方,原本囤积着⻁深渊湪的小呬世界底部݃,现在却躺着一謔个熟悉的存在。

      柔㓦顺的金色短发,镀金边的洁白长裙,楚楚动人鵱的容颜,此刻女孩昏睡的样子更是让셮人无比怜惜。

      没有丝毫犹豫,林晓迅速降ၡ落到小世界底部,来到了金发女孩面前。㞌

      ࿡ 晨星湮灭其中的手指滑过女孩밮的柔顺金发,林晓当即想到前世的一个梗,‘爷真好看。’

      没错,眼前这个金发女孩正是两位可选主角中的妹妹荧,那个为了追㺮寻血亲踪ǹ迹而游边七国的旅行者,亦是玩家的第一个五星角色㕈。쭸

      就在此时,昏刐迷的荧突然发出嘤咛声脬,抓住林晓抚过她秀发的手掌,然后张开小嘴,一口咬下。

      看着抱着他手臂啃的荧,林晓满头大雾,这就是睡着的旅行㸔者吗?派萌确定不会被某个뉗夜黑风光的晚上被旅行者吃掉吗?

      虽然满头大雾,但他知道这并不是荧的本意,而是荧的身体对걱于能量的渴求,是一种볪本能。

      䰑 “妹妹荧和哥哥空貌似能使用其他的能量,看来是有人想让荧吸收虚无和深渊的力量,这背后購的晨曦⇏教会图谋不小啊。”

      “深渊的力量荧体内的确是有了,但虚无之力可是只有在奇点中堕落成死兆星쌤灵才詾可以孕育啊。䣑”

      林晓喃喃地说完,便将荧扒拉开,然后用暗星座伪装回白衣姿态。

      这个时候,被扒拉的荧从⹜昏睡中苏醒,缓缓睁开双眼。

      一副刚睡醒样子的荧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瞪着疲惫的眼睛看向身前的林晓。

      “你有之前的记忆吗?荧。䪲”林晓与荧对视,认真地说道。

      现在林Ⱳ晓需要判定荧此时的状态,是深渊公῀主·荧,还Ᵹ是旅行者·荧,还是说因为他千年前的降临,让空荧出现了某种变化。

      但林晓不知道,因为白衣姿态i的冷漠脸,此时的荧对他的好感度基本为负,毕竟白衣这副⍕冷漠的样子和那个将她击败的未知ꑐ神明太像了。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这又是哪儿?”荧돓推开林晓的手臂㾳,严肃地问⻨道。

      “这就是你ӄ对救命恩人的态度,荧。”林晓站起身子,冷漠地说道。

      “救命恩人?是了,我之前……好像ﻒ被一群穿白衣的家伙袭击了。”荧捂着脑袋,沉沉地说道。

      “袭击你的᯼是晨曦教会的人,而我刚刚攻破蒙德的晨曦教会,将你从沉睡中唤醒。”林晓说道。

      赥 띑 空洞的╴小世鐪界顿时安静下来,荧满脸羞愧地握紧小手,她刚刚居然把救命恩人当做了那个未知神明,实在太不好意思了。

       看着红着小脸斒的荧,白衣林晓也是少见地露出一抹笑容。

      示 而看到林晓밧露出笑容后,荧更是受不了,直接强撑起身子,对林晓道歉起来。

      “抱歉,我以为你是曾经的敌人,所以不好意思了。”㵡

      “还有能请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吗?”

      ꦠ 林晓摸着下巴,寺稍作思考后,认真地说道,“这个没关系,至于我是怎劆么知道你的DŽ,这个就很难追述了,你就当我是被你忘掉的昔日伙伴就好。”

      荧当即就一副懵圈的样子,⟣然后说道,“是我忘掉了你吗?抱歉,我的倞确没有关于你的记忆。”

      看着如此憨憨的荧,林晓憋住笑意,背对着荧没有再说话。

      ႃ 奖 荧却是想到了什么,立即问道,“那个,请问你知道我哥哥在哪儿吗?”

      ꍘ 林晓自然不知道空在哪儿,但这并不妨碍他扯淡,“空的话,他早你很久苏醒。”

      听到这里,荧顿Ⴭ时就来了精神,满脸期待,希望这个白衣少年能说出哥Ꮹ哥的下落。

      然而林晓注定要让荧失望了,不管是从皳安坺全上쩀考虑,还是他想ࣃ要独占荧的欲望,都不会允许荧孤身一人跑去找空。

      只见林晓遥望着空洞숁的小昃世界壁垒,认真地说道,“空正在谋划着某种大事,貌似也有了计划,所以我建议你等他,而不是找他。”悚

      쥾 灏背后传来让人为之痛ߘ惜的一声哭泣,林晓立即ꮸ转过身子,看到了正擦眼泪的荧。

      荧没有过多的悲伤,很快就整理好心态,坚强地说道,“哥哥没事就好,但他既然不让我去帮忙,那肯定是很危险的事,뫬我绝不能让哥哥独自去面对这蓃些。”

      ﵪ 林晓顿了顿,接着认真地说道,“你确定你␧现在的实饂力能帮到空,而不是拖后稯腿吗?”

      荧低头看着两只洁白챏的小手,瞬间恐怖的深渊之力凝聚在掌心之间。

      “这股力量也不行吗?”她抬头看向林晓,一脸认真地问道。

      林晓当即楞神,好家伙这可比开局的旅行者牛掰太多⢐了。

      要知道开局的旅行者只是单一的风元素,能级虽然有5阶,但因ﲀ为要适应风元素,强度甚至不如5阶的琴团长。

      现在的荧直接就是6阶的能级,还不是普普通通风元素,而是可以腐化万物的深渊之力。

      不过就算6䅞阶一旦卷暯入如今的局势,在没有其他助力下,也会死的很惨。

      就比如古恩希尔德家遴族,除了琴和音有着林晓的庇护逃过一劫,那个6阶的罗Ѷ卡族长现在都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林晓摁住荧的肩膀,光元素直接压制住荧的深渊之力,意뗉味深长说道,“不行,你这种实力太弱了。”

      荧直接满脸问号,虽然这股力量的确不如她全盛时期,但应该也不算弱者才对啊。

      林晓松开荧的肩膀,接着说道,“不信?那让我的部下陪你练枛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