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异界泡妞去

      落槟城毕竟太小了,以秦政目前的年纪修为,只有更加广阔的天地才是他成长的地方,或许几十年以后落槟城就会因为出现了一个秦政而名动龙升,紫荆道院或许也因此一跃成为五星道院,与那些顶尖势力并驾齐驱。

      秦政从议事大厅出来后并没有急着返回家中,而是在城主府各处都检查了一遍,唯恐那群黑衣人去而复返,但是一圈下来,并没有发现,想必金不换他们是真的退去了,毕竟今晚的事情太过诡异。

      金不换等人筹谋良久,谁也没想到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娃娃给破坏了,估计也是这样金不换才会吐血昏迷,太气人了!

      秦政回到家中时,秦韵诗还在安慰秦林夫妇,告诉他们哥哥现在修为有多高,有多厉害,可是在秦林夫妇眼中,秦政不过也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再厉害怎么可能打得过哪些修炼了几十年的人,所以心中担忧并未有多少减少。

      “爹,娘,孩儿回来了。”秦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秦韵诗赶紧打开门,就看到一身白衣的秦政含笑站在门外。

      “哥,你回来啦。”

      “政儿,你没受伤吧。”秦林夫妇一听是秦政回来了,赶忙走出来,用眼打量着,用手上上下下摸索着,生怕有哪里受伤没被发现。

      “我没事,娘,不用检查了,我们吃饭吧。”

      “好,吃饭,吃饭。”秦政这一顿饭吃的很慢,一家人十分温馨。

      饭后,一家人在院中闲聊,秦林父子难得下了几盘棋,秦韵诗也和母亲在一旁说着悄悄话,在璀璨星空下一家人其乐融融。

      当月上正空,两人即将返回紫荆道院,秦政终于提起了自己和韵诗可能要出去闯荡的可能,没想到父母很是支持。

      “政儿啊,自从你们检验出九星天赋的那天起,我和你娘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了,你们必然不能像普通人家的儿女那般承欢膝下,共享天伦。”

      “不过政儿,韵诗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们,我们现在吃得好,睡得好,身体也不错,等你们闯荡的累了就回家来。”秦林夫妇虽然嘴上说的轻松,可脸上的不舍任谁都看得出来。

      “嗯,我们知道了。”秦政重重的点点头。

      “小木头,来。”秦政拉着给父母磕了三个响头,而后返回道院去了。

      秦林夫妇相互依偎看着两个孩子远去,眼中包含着泪光,半仰起头,让眼泪不至于落下。

      “秦林哥,你说等他们回来是个什么光景?”秦林撇头满眼深情看着妻子,内心似乎萌动了什么,好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多年的柴米油盐、公务琐事,让自己长期忽视了她的感受,一时间愧疚不已。

      “没事的,我们就安安心心等他们回来。”

      “婉儿,你今晚…好美~”

      “啊!”秦林一把抱起妻子迈进屋中,房门再次紧闭。

      ……

      “小木头,现在我们道院学员的修为总体什么情况?”秦政自从进入紫荆道院开始就埋头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说白了除了三位院长,几名导师,认识的学员也就小木头和沈修贤,其他人一概不识。

      “嘻嘻嘻,政哥哥你终于有不知道的事情要问我了。”秦韵诗俏皮道。

      “现在我们紫荆道院人数比十年前要多上不少了,道院的毕业条件太过苛刻,导致很多天赋一般的学员长时间毕不了业,就都留在道院了。”

      紫荆道院作为四星道院,有着自己的傲气,绝不允许自己这里走出去的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草包,所以最基础的毕业条件就是修为达到开灵九重,三年从聚灵到开灵九重,这样的条件说起来也算是不高不低,中等水平。

      不过以往紫荆道院只在四星城及以上的大城才会设立,这些大城的平民也比这一星城的贵族要富裕不少,因此用些丹药再正常不过了,可落槟城的平民哪里有这样的条件,因此导致了一大批人无法毕业。

      “对了,沈修贤三年前去了紫荆道院本院进修啦,他可是我们落槟分院第一个进到本院的学员,好多人都以他为目标呢。”

      秦政点点头,对于沈修贤他还是有印象的,当初迎新大会上的那一番话至今他也记得,特别是那一句“包容理解而不是对立不和”,秦政是很欣赏他的,如果有机会能够结交也会是一个值得托付的朋友。

      朋友对于上一世的秦政来说很遥远,自从登上那个位置,他离朋友这个词原来越远,是他渴望而不可及的东西,但是重活一世,似乎也不是不能拥有,以前很多不敢奢望的现在都有了机会。

      “然后现在的学员一号人物可是一个大帅哥呢,修为又高,玉树临风,道院的女学员可是欢喜得很呢,男学员也是崇拜的紧,是道院的风云人物。”秦韵诗眉飞凤舞的介绍着,这让秦政也来了兴趣,能让小木头这么看重的一定不是凡人。

      “这人是谁?”

      “哦哦,这个人啊,是你的本家,也姓秦。”小木头神秘兮兮的说道,看着秦政认真的样子不禁大笑起来,“他姓秦名政,不知政哥哥可认识此人,嘻嘻嘻。”秦政此时一头黑线,原来这丫头说了半天竟是自己。

      “好啦,不逗你了,目前除了我们俩,还有几个天赋不错的师弟师妹,分别是晚我们三年入学的方兴、楚玲、甄同以及龙博,他们四人修为都已经到了归墟,算是天赋比较好的。”

      只有四个归墟境,一所四星道院只有这样的班底说起来是比较差的了,可是秦政却忘了把他们兄妹俩算上了。

      “嗯,赶紧回去吧,明天跟我一起去院长那里。”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一则消息让紫荆道院一时间沸腾起来,由通陵城四大五星道院联合发布的选拔赛即将在通陵城下辖所有星城展开,不论星级,不看背景,只要你实力强就能够出线,去到通陵城最顶尖的道院修行,秦政和秦韵诗路过时因为人太多,也没想着过去看个究竟,直接到了院长那里。

      秦政两人到时发现三位院长都在,好像在商量什么,看到他们过来,三人的眼睛都亮了,就好像大灰狼看到了两只小白兔,那眼神让秦政这个二世为人的老白秋都心中一寒。

      “哈哈哈,秦政你们俩来啦,来来来,坐下说。”落尹秋热情的有一点过分,这更让秦政确定这个老家伙有事!

      “是这样。”

      “重点来了!”落尹秋一开口秦政心中一凛,目的来了。

      “你们刚刚有没有看到外面的告示,通陵城四大五星道院联合发布的选拔赛,我们三个都觉得你们应该去参加看看,有更多的机会,说不定能够更快提升你们的实力。”

      落尹秋的话秦政好好思考了一下,以他目前的修为,现在的落槟城已经没有提升的空间了,要想再进步就要接触更多的人,更广阔的世界。

      “对了,韵诗,你现在修为到了哪一步了?”秋若水好奇的问道。

      “啊?”秦韵诗吓了一跳,“我…我应该是破道六重吧。”

      “破道六重?”这个答案让秋若水三人喜出望外,不过转头一想秦韵诗同样是九星天赋,既然秦政可以,那她也一定行!

      “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派出六个人参加,由三弟带队,十天后出发去通陵城,秦政,韵诗,你们没有意见吧?”

      看到落尹秋询问自己的意见,秦政微笑道:“我没问题,韵诗你呢?”看到哥哥问自己,秦韵诗跟小鸡啄米似的猛点头,政哥哥都去了,自己哪能不去。

      “哥哥去,我就去。”

      “嗯,我去安排。”水冥刃依旧干脆利落,说完就出去准备了。

      “那我们先走了。”

      在两人在回去的路上有人来报说外面有人找秦政,秦政就让小木头先回去了。

      来到了紫荆道院门口,秦政看到一个身着城主府的护卫。

      “说!”看到这人的第一时间,秦政就知道离南天那边有动静了,看来要出手了。

      “禀报秦公子,城主大人让我知会您一声,时机已到,今晚决战。”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吧。”

      同时在落槟城另一处,金不换正跟一名黑衣人在争论,表情有些许狰狞,看起来谈得并不愉快。

      “边统领,你什么意思,昨晚你为什么不出手,让你在暗处不就是为了应付突发情况嘛,你倒好直接不现身了,如果不是对方没有杀心,我现在早就见死神去了。”金不换很暴躁,自己多年来的努力眼看就要成功了,谁知道就这么中断了,离南天之前调离的精锐也于今日上午全部回归,而今城主府守卫如铁桶一般。

      “金家主,昨晚来的那人是破道九重,就算我出现也无济于事,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保存实力。”

      “保存实力?昨晚离南天吃了那么大的亏他能忍?我金家危矣,哎~当初就不该跟你们合作,与虎谋皮。”金不换现在就是懊恼,非常后悔。

      “金家主,我劝你慎言,那位要是知道,你可就…哼!”金不换听到黑衣人的话吓得一哆嗦,赶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神情十分紧张。

      夜幕降临,秦政偷偷溜出了紫荆道院,以他现在的修为,收敛气息,隐匿行踪的话,估计落尹秋三人都发现不了。

      离南天此刻已经集结了城主府所有精锐,就等秦政的到来。

      不知何时,秦政翩然而至,示意了一下离南天,看着眼前这群人的气势略微点点头,是一波好手。

      “走吧,今日月黑风高,正适合杀人。”

      城主府精锐在秦政的带领下直奔金家祖宅,昨晚金不换等人退走后,离南天就派人盯着,知道他们把金不换带到了金家的祖宅。金家自从上任老家主亡故之后就从祖宅搬了出来,除非祭祖这类大事才会到祖宅。

      秦政这一世并没有亲自杀过人,上一世也基本上有人代劳,实战经验气势并不丰富,可依赖于这一世超强的推演能力,实战已经不再是他的软肋,有了上一世的经历,对于杀人这种事情没有丝毫觉得不妥,战国时代本就是弱肉强食,既然你来惹我那就要做好被我回击的准备。

      “你们四个解决门口的岗哨,你们十个解决周围的暗哨,记住一定要一击必杀,到时候所有人一起偷偷摸进去,解决他们。”秦政做好安排后自己来到了金家祖祠,因为落槟城一直有一个传说,金家之所以能够起家缘起一件宝物,至于这件宝物是什么一直众说纷纭,没有盖棺定论,秦政想来碰碰运气,既然来了没道理不来查探一番。

      就在秦政打算下去一探究竟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听声音人还不少,只见金不换带着一群老弱妇孺出现在了祖祠之中。

      “夫人,你们记住,一定不要出来,不管外面有什么声音都不能出来,待风声过去之后你们再从密道离开落槟城,金家的血脉就拜托你了。”此时的金不换没有了昨晚的意气风发,头发白了半头,一夜衰老。

      躲在暗处的秦政看的一清二楚,金不换把这些人都藏在了这祖祠的密室之中,而且十分隐秘,若不是被他撞个正着,想必一时半会很难被人找到。

      金不换把人藏好之后便离开了祖祠,看样子今晚这一场战恶战他并不打算躲,秦政突然有一点欣赏他了,如果听话收归麾下也不是不可,看了一眼密室,又看了看金不换离去的方向,秦政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既然如此,那就晚点让这老狐狸带我来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