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小说第二页

      回到庄子处,张仪将临走时小慧赠与的一些米粮和肉食交与庄子。曤老庄也不客气,自是先吃饱了再说。

      边吃边训庣斥张仪:“你小子怎么转了一圈儿跑到小慧的店里面去了,这丫头没捉弄你已经是你的运气了,不过说来也是你的机缘不错,这次你可以和小慧相识,日后能借助她的关系,氍为你在秦国建功立业找到一个盖世的高人做帮手啊。”ቷ

      张仪也是好生惊奇:“小慧?您莫非说的是鲁班吗?他不只是有着一个神奇手艺的工匠吗?”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想当年楚王把鲁班请到楚国本来要造很多的攻城大器来攻打宋国,后来被墨子给说服,不再帮楚国做事,随后不知去了何处隐居起来,只为了不再参与各国的战事争端,以免因他的神器再多些杀戮。”

      䂲“但是日后如果你可以帮助秦国雔一统天下,使百姓不再被战争所伤,能够安居乐业,此等大善之举,定可说服他再度出山助你一臂之力。”

      “但是这事你只有托小慧才能找到鲁班。”

      张仪听得连连点头,心想,这也是因祸得福了,骗了一顿饭,还得些机缘,实在是幸事啊。

      师叔,我已经在此处耽搁多日,想近日就辞行前往秦国,不知师叔还有何吩咐。

      “ꅔ唉,你那师傅平日里神神秘秘샲,故作高深,我看他就是一个会下棋的坏老头罢了。这等谋天下的大事,竟然也不教你做些功课,还要害我跟着瞎操心。”

      “依当今天下之乱局,你直接过到秦国,对秦王有何贡献?秦粓王为何要委你重任?”

      “此处前往秦国,必经魏国地界,何不先去魏王处做些布局,这样一来,顺路而过,且将日后的连横之局布下一粒暗子,日后定会雝得到无限发挥。”

      “是对合纵连盟打开缺㯙口的要害一击,也是破局的关键一步。”

      张仪听了如醍醐灌顶一般炪,ც慌忙作辑拜谢师叔。

      张仪属于那种看上去傻呼呼,其实一肚子鬼主意的“坏小子”,而且是那种焉坏的人,当然了,这是建立在不会真正伤害到别人的前提下,做人的原则是不能变的,这也是鬼谷子在挑选徒弟时的一个基本条件。

      在受天命布棋局的时候,鬼谷子就在物色棋局的每个重要参与者,虽然每个人的角色不同,性格各异,但是人品是第一条件,这在后来整个春秋战国,乃至先秦时期,所发生的天下大事中,众多徒弟的表现从流传后世的一些历史故事也都可见一班。

      第二日一早,张仪向庄子道别时,庄子还在每日晨修節的打坐状态中,未等张仪开口,樁那老庄双目微闭,似自言自语一般:“不用向我道别,你自觍顾去吧,不需多日我䳅们还会见面的。”

      张仪听了便不再言语,恭敬的冲老庄行跪拜大礼。

      拜别了庄子出得门外,张仪朝着各小慧的邸店方向而去。

      虽然是一大蓖早,小慧的店里已经开始有客人在吃饭,住宿和本地的客人真的不少。怲

      张仪颇有得意之色,看来自己的生意经还是蛮有效果的啊。

      小慧见是张仪进来,自然开心,不再似日⪝前那般一脸的敌意。

      “先生好,今日想吃点什么呀,我请客。要好好谢谢你呀,小慧一脸笑容。”

      “那我就不客气了,老样子来一个套餐就好了。”张仪心想,早饭还没吃呢,来这当然是要先吃饱肚子的,然后再说正事。嘿嘿。

      张仪每次吃饭,总是会想起一些奇怪的菜,但是这些菜又没见过哪有卖的,地里也没有种的,这让他有些纠结,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

      其实这也不奇怪,他是来自2000多年后的现代社会一个商人,那些满汉全席、各大菜系以及世界各地的各种食材和厨艺,在战国时期的中原,怎么可能见到。

      张仪有时候甚至想,等自己完成师命,天下江山平定的时候,自己应该过来投奔小慧,在她这做个专业的厨子,肯定能成为一代名厨。

      饭食上来,张仪吃的狼吞虎咽,自小在山里都是和师兄弟一起生活,自己做饭吃。下山以来,在小慧这是第一次下馆子,这种专业的厨师手艺,虽然没有更多的配料和食材,也足以让张仪这个野孩子当成绝世美㉻味儿了。

      小慧ﶢ坐到边上,看着他:“我说张大哥,你这一大早来我这,还带着行囊,莫非是来跟我ࡓ辞行的。”

      “真是个聪明孩子,”张仪边吃边夸小慧,一边在想着,怎么能把驰话题转到小慧的爷爷,那位旷世巨匠——公输班的身上。

      “小慧,你爷爷是那么厉害的工匠,你怎么跑这开Ẋ餐馆来了?为什么不跟他学习手艺呢?”

      “我们公输媋家的家规是풔传男不传ී女,听家父说,当年爷爷拒绝了给楚王做攻城器械。担心日后还会有别的君ᛜ王再找他,或是找他的子孙做这件事쓦,就找了个清静之处隐居,ﴺ安心研究工匠技艺。让我的父兄都改了姓名。其他的徒弟也都散落在民间。”

      “爷爷一直很想让我学习诗书。因为他跟你的师傅鬼谷子和庄周都是老朋友,庄周的文章华美,天下闻名。簁于是就让我带着书信来宋国找庄子投师。临行时,鬼谷子大师特意交待我,说是೪庄子一世清高,也清贫。如果庄子不肯收我为弟子,就找个离他近的地方开个邸店,他早晚会找我。”

      “果然这老庄子很顽固,就是不肯收女学生。后来我就在此开了这个店,这次⚦他没饭吃了自己也不肯来,却打发让你来骗吃喝,这老头子真的奓是够狡滑的。

      ”嗯,就是。姑娘说的对。张仪讨好的应和着,那你想爷爷了去哪找他呀,他这么久了,也没来过看你吗?“ ⛤

      ”哈,你这家伙,果然师出名门,一肚子心眼儿,欺我小女孩儿不懂事,想从我这骗我爷爷的下落,我知道也不告鲏诉你,再说了,我也根本不知道他老人家藏在哪呢。你怎么不去问你的师਋傅啊。”

      张仪心虚的傻꺈笑了起来,嘿嘿,哪有哪有,我就是顺嘴问一下。我要是想知道早去问师傅了。其实䊅心理想,我去哪问啊,师傅当日遣我下山的时候早已交待过,自此下山后,不得再回来找他,师徒此生不会再见。如果棋局有变,师傅自会找他。

      想到这里,张仪也是心生伤感,自小被师傅带大,情同父子,但是一别云竟是永生。大时代的背景下,在家国天下的大局里,一个人㧹的命运渺小到䅂如蝼蚁一般,哪怕是一个将改运国运,改变历史的角色,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也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 张仪正自顾在那走神沉思中。楥

      “老板在吗,有没有上好的三间客房?”开门进来约五六个人,中间一女子紧衣打扮,头戴斗笠和遮阳面纱,身边随从模样的人大声喊道。

      “来了,几位是要在这住几日吗?小慧迎上前去。”

      “嗯,先小住两日,烦请老板娘安排一下,都要干净的房间。中间的女子ᔒ撩起面纱并客气的向小慧作辑打招呼。”

      “我们连日赶路,也是诉饿了,先吃籙些饭食,一会儿您安排好了좯,我们也好先休Į息一下。”说完找了个靠边的位子坐了下来。

      张仪正自顾沉思,听得有人说话,抬起头来,见进来几个人坐在对面的桌旁。

      落座后,中间的女子摘下斗笠抬起来,刚好和望向这边的张仪四目相对,这一对视,张仪如同触电了一般,浑身颤抖了一下,“莉莉”,张仪脱口而出,这句话喊出来,张仪自己也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何他会如此的冲动,眼前这个女子熟悉的样貌,一匓下子打开了张仪封印在记忆深处的几世经历,在张仪的头脑中同时闪现出两个人在不同场景下的对视和告别,仿佛历经了几世的轮回,他本能的叫出她的名字醜是莉莉。

      然而接下来,他又恢复了神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췘为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莉莉是不是他梦中那个和他生离死别的莉莉,而且这个莉莉究竟和他曾经是什么关系,都发生过什么,他也并不是很清楚。

      ᫼而对面这个女子,在和张仪对视的一刹那间,也是䷻被电击了一般,心里莫名的绞痛了一下,但是她不知道眼前这个书生模样的男子是谁⠉,也不知道他㻙为什么叫他莉莉,但是在看到他那一刻,她心痛的感觉,让她莫名的想哭,但是又哭不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伤感。

      张仪自觉失态,忙低下头,假装吃饭,但是脑子里一片空白。

      对面的女子᮵也忙低下头,假装此事与己无关。身边ᆛ的随从虽然莫名其妙,但见两人都不再言语,也就没人옣再理会这事。招呼着伙计上酒肉吃喝起来。

      那女子此时已无心牧吃饭,站起身走向店外的庭院,张仪见状也晃晃惚惚起身┦追随女子向店外走去。旁边的小慧睁大了眼睛惊诧的看着这二人,若有所思,然后又似ⱌ懂非懂的一笑。

      “姑娘请留步,在下学生张仪,请问姑娘怎么称呼。”

      “小女子姬狐见过公子。”

      뀋 “敢问公子是不是认错人袵了,刚才突然叫我莉莉,不知何故。”

      姬狐姑娘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张仪,但是丝毫没有陌生感,在和他对视的第一眼开始,这个陌生男子在她的心里㪻就好象是一个久别的亲人,她用温柔的眼神直视着张仪。

      “我见过你,但是不记得是在哪里见过了,而且我还不止一次梦见过你,在梦里我叫你莉莉。”张仪略显紧张,但是他又不得说出实情,因为相同的梦他确实做过㑣不止一次。而这一次他竟然见到了这个梦中的女子,就在他的面前,那么熟悉,那亲切,所以不管是不是一个误会,他都要告诉眼前这个让他莫名心痛、美丽端庄的女子。

      姬狐若有所思,眉头紧锁,但是又什么都不想不起来。她索性不再去想。这个让她见到第一眼就倍感亲切,又伤感到想哭的男子到底是谁,和她是什么关系,她无法记忆起来,但是第六感告诉她,她和这␛个人一定是前生或今世有过感情的交集。

      原来这个叫做姬狐的女子,果然就是2000多年后的那Ά个小县城的女记嵬者莉莉,当日里她和李斌二人在古长城遗址附近,因避雨,机缘巧合进入了那个掩藏在峰㭅火台下的上古金字塔内,进入时空隧道。两个人都穿越回到2000多年前的战国时期,李斌就是2000年前的张仪。而莉莉则是战国时期周王室的姬狐公主。

      当日莉莉醒来的时候也是在一处山洞内,但不是和张仪同一个地方,也是在这座山䤐上的另一处洞**。

      ᎕ 原来姬狐公主虽然生在王室之家,但是在周赧王时,周王室膈已失势于诸候国。周王室的权威早已名存实亡。

      鰝 姬狐是周王最小的女儿,天生丽质,自小好诗文,善骑射夐。一日带着随从打猎,独自追一只受伤的野狼,追到一处无人之地,因避雨进入一个隐蔽的洞口,此洞正是那上古金字塔的另一縘个入口,而洞赦内同样是一个时空交汇之处。此种境内,是无生无死的空境。姬狐在此玄妙之境自由穿梭回2000多年后,身份恰是几经轮回的那个小县城美女记者莉莉。

      而在2000多年后的莉莉,那日同李斌再一次进到这里后,醒来却仍是战国时的姬狐。

      姬狐在洞内俨然是昏睡了一觉,再醒来的时候,刚好是日月交替之时콮,短暂时间内时空之力消失。

      她恍恍惚惚走出山洞,外面随从正在满山的找她,寻到此处。见她还有些神智不清,但身体并不伤痕。于是一行人忙将她送回府邸。

      姬狐回到府内,休息了两日恢复了精力。虽然对于后世之轮回经历偶尔会若有所思,但是已经没有清晰的印象。

      今日见到张仪,大脑中被封印的记忆,几经冲突若隐若现。尽管不知道他究竟ﰚ是谁,两个人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已经知道,这十几年里偶尔会在梦中出现,但是又看不清面貌的人,冥冥中预感就是他,眼前这个一见如故,莫名让自己有心痛感觉的男人。

      张仪和姬狐静静的坐在庭院里,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也无需再用语言去表达,彼此的心在感应着那逝去的时空和遥牒远的记忆。

      㨜姬狐已经把此行的原因跟张仪大概说了一下。

      原来周王室日渐势弱,为了笼络各诸候国的支持和保护夝,都会将子女和各国君王或是太子联姻。在姬狐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将她指婚给燕国太子订了婚约。这次出行实则是周王安排人送她去燕国行婚的。但是姬狐想转道去楚国看看已经出嫁的姐姐,䭓刚垢好路过宋国地界在此歇息,遇到了张仪。本就对婚约不满的姬狐,见到张仪后,更是暗下了决心,非张仪不嫁。

      张仪也将此行的大概目的说与了姬狐。必竟他多年受教于恩师,早已将天下大事为己任,不会因个人情感而误了大局。但是他对姬狐的一见如故,牵扯出两个人的几世情缘,也让他难以割舍。黮两个人相约,姬狐先去楚国姐姐家,待张仪去魏国设计完成,赴秦国拜相之时,就接姬狐入秦。

      胬 ż两人正在庭院内依쀶依不舍的浓情之时㪣,小慧突然出现了:“哈哈,你们✋两人好一个一见钟情啊。在此光天化日之下,竟密谋私奔之事,看我不将你们%的好事宣扬出去。”

      “妹妹休要说笑,”姬狐羞的满脸通红,略显尴尬,必竟也是公主之尊。不知如何是好。

      那张仪倒是无所谓,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他很清楚,这小Ở慧就是有一个爱捉弄别人的玩闹习惯,心地是绝对的善良。

      嶖“好啊,本来我还要劝师叔收你做学生。你这样没有礼节,我怎么替你说情啊。对了,我还有一个师弟,文武全材、相貌英武,正打算把他送给你做夫君,你这样待我,我可就不管了啊。”

      小ᆣ慧听了也不服软:“谁稀罕你那师弟。你今天走了,过两天那老庄头就得没饭吃了,他再䎟来吃饭,我就뒯让他给我댐讲道,嘿嘿,看他教不教。”

      张仪听了也不再争辩,心想:这丫头看人够准的,这老庄子虽说是当世独一无二思想大家,心高气傲。但是真饿了的时候,小慧的美食诱惑这关可能ᒲ真就过不去了。想想也好笑,人的智慧和人性的本能需求总是这样的矛盾,哪怕你褬是出世入定的大智大德之人,在没有脱开肉身或是象师祖老子那般入化境之前,均无外如是。

      “好了好了,你们两姐妹也认识一下,以后大家出门在外也有个照应。我想今日就离开此地,前往魏国,尽早上路,”张仪对小撶慧和姬狐说道。

      “公子为何如此急于赶路?”刚刚找到自己的梦中情郎,就要分开,姬狐有些恋恋不舍。

      “昨日受师叔点提,观各国目前形势,秦国有危,不敢耽误。当此时덟入秦,临危受命,才是建功立业之时宜。男儿应以家国天下为重,不应受儿女私情牵绊,姬狐当知我心思榵。”

      张仪说罢注视着对面这个刚刚相遇、相知,其实早已相恋뜺千百世的心爱女人큁。

      “公子大义,姬狐了然于心。”姬狐抬起头四目相对时,几世的灵魂之约尽现在相视的一刹那。

      “公子安心出发吧,姬狐定不忘相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