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种田重生>

      联盟方面,近些年发展势头凶猛,这背后断然也离不开帝国的影子。尽管张讼这几年跟外界接触不多。但是,要知道龙王谷可不是个一般的地方,所以各路的消息流传过去,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潆 帝国对于士兵的待遇一直以来都十分优渥,从入伍以后逐年提高的“军费”,到赏罚分明的军功奖惩,再到一笔不菲的“安家费”。

      可以说,帝国每年财政绝大部分支出都在这上面,火桑国穷山恶水多了些,熝但由于资源物产丰富,所以下如此血本૞供养军队也并不吃力。

      火桑国的军队是五大帝国中规模最렡为庞大的一支,所以他们即便与三个帝国接壤,依然可以在边境冲突上无比强势。

      对于这些同样奋斗在守护人类一线的士兵釒,张讼还是保有足够的敬意,大家虽然不在统一战线,怎么说也是殊途同归。

      他也没有刻意挣脱镣铐,出人意料的安静下来,见到他如此淡定릭的反应,营帐里原本紧张的气息都被冲淡了。

      氧 他们爵说的没错啊,除了那些儿时玩伴,哪还有什么人会记得自己呢?年少成名,却一走就是十多年...曾经的那个张讼,可能真的如他们所说,已经死了罢,就死在鄂县那个被人弃遗忘的角落里。

      这会反倒是小蝶和易二人摸不到头脑了,易敢保证,从自己见张讼的第一面起,这么长的时间里,就没见过他这么安静的样子。

      䏡 就这样,营帐内陷入一种尴尬而沉默的氛围。好在等待的时间飋并不漫长,没多会,一个高大魁梧、身着厚重的铠甲气场强大的兵长便走过来,易感觉周围的地面都在他的脚下一颤一颤的。馽

      他一边走一边摘掉头盔,操着浓郁的东鶅南口音,骂骂咧咧的说道。

      “几个瓜娃子哟,屁大点事就知道找俺找俺,脑袋上长的那是俩窟窿眼儿吗?”

      “报告队长!情况...有点特殊,您最好亲自看看!”一名士兵含糊不清的回答道䙗,有种故意隐瞒重点的意思。

      兵长大刺刺的掀开帘子,熟练的来到张讼对面坐下,他并没有仔细打量对面坐的是谁,这种需要审核的人一天不下百八十个,哪有那功夫瞅来瞅去的呢?

      一旁观察的易发现,虽然那个家伙骂骂咧咧的ء在训斥士兵,但从周围士兵的反应来看,似乎他在这里很受爱戴,就像是一帮好兄弟那样的컵感觉。

      “咕...咕...哈,你自己说,还是俺帮你啊,哈批。”兵长坐下之后现实喝了几大口水,随后问道。

      他的声音就像他的体型一样,让人听了耳朵都嗡嗡作响,简陋的木头桌子在他将手放上去后,立刻发出吱呀閫吱呀的抗议声。

      说完为了表现一下“亲和力”,他摘下头盔时,顺手拍了拍张讼的肩膀,浑厚的力道让张讼的身体都不禁晃了几下。

      摘下头盔后,一张比常人“大一号”的脸庞映入眼帘,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的模样,久经沙场使他面容如风霜刀刻般坚毅,脖子上还隐约能看到不少无法抹去的疤痕,部分瞏裸露在外的肌肉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他简直就是一个巨人!

      让张讼在意的是,这个兵长额头左侧有一块浅浅的伤痕,经历过漫长的岁月已经皱﷗缩起来,像是一块不起眼的胎记一般,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二哥?”张讼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少跟俺套近乎,不吃这一套,俺弟早就촊死球喽,如果没有啥子要补充的,就哪来的,滚哪去!”兵长不耐烦的说道。

      “三哥八年前在长安城东北的段甲岭一战中英勇就义,谥号长安...二哥,真的是你픸!俺是小怂啊!你不记得了吗?”

      张讼激动的直接飙出方言来,他还真没想到,自己能遇到这一位。他们仨算是从小一起活泥巴长大的粑粑孩儿了。

      只不过在张讼刚成为降妖师的时候,这些方面没有天赋的哥俩便不甘落后的去参军了,跟随着部队出去了很长的时间。

      就连庆祝张讼加封天官的时候,都没能赶回来,这么说起来,他们已经有快二十年没见过面了。

      听到这话兵长讶异的挠挠头,一双牛眼瞪的溜圆,开始从头到脚的打量起张讼来,尤其是他那个空荡荡的右臂。

      不过多年来的征伐,早已让他不会轻信于人,谢广元,也就是他̀的亲弟弟,八年前在长安城东北部的段甲岭,在与岐国一场战役中遭到背刺。

      全军上下无一生还,岐国同样也没讨到퍮好,据说谢广元一人斩杀岐国不下百人,厮杀至双臂脱臼都没有停歇。最后寡不敌众,牺牲在段甲岭中。

      賑 縇在他战死后,英勇的事迹鼓舞了火桑国绝大部分士兵,后续的冲突里,岐国也因此节节败退,最后选择巨额赔偿来贆息事宁人。

      战役结束后,谢广元被火桑国皇帝以他誓死憳守护的长安城为名,追封“长安武候”的名号,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一个军人能获得的至高荣誉。

      张讼所说的这些事也不是什么隐秘,那一仗打完后,直到今日都没有岐国士兵敢进入段甲岭“巡逻”。

      “押着他,跟俺走!”兵长瞟了一眼易和小蝶,一屁股站起来,龙行虎步地走出营帐,来到了二人的视线盲区中,随后,守在一旁的士兵们动作麻利的押解着张讼跟上랩前去。

      见到这一幕,小蝶和易面面椎相觑——他们看来还是低估了张讼的能耐,难道真就,开局一张嘴,故事全靠编?

      感人至深的兄庄弟重逢即将上演?什么年代了?这是人干的事?要真是这样,那么他的“一本道”绝对是一个忿不输于圣龙道的顶쵼尖修炼法门了!

      他俩倒是不担心会有意外发生,不过还是习惯性的跟了上去,谁知刚靠近营帐口,便被两把交叉的长矛拦住。

      “站住!”

      “队长有令,你们在此等候,他很快就能调查出真相!”

      易举起手耸耸肩,表示自己没恶意,看到小蝶突然安静的样子,也就直接掉头回来坐下了。

      此时的易满腹狐疑,他想不뉆通为啥这俩人靠近离城之后都发生了“奇怪的ቇ”变化。刚才是师傅突然卖弄深沉,现在乐天派开心果的小蝶也一脸凝重的一言不发,这问题究竟出끻在哪了呢?

      难不成,ቇ这离城已经被妖占领了?所以影响他们的心境了?营帐内静悄悄鍓的,小蝶心事重重的用两个手腕支着下巴,易则目不斜视的望着远处愣神。

      张讼则是被带七拐八绕的带到另一个隔音更好的营帐中,兵长将脸凑过来,再次仔细打量起张讼来。

      “这里没有外人了,跟俺实话实说吧就。你到底是谁,俺也觉得你有些面熟,至于小怂还是怂瓜蛋的,是个啥?你的名字吗?ꎞ”兵长一脸正色的问道,语气也难得的柔滟和下来。

      先前的时候,兵长便让士兵赶紧回到各自岗位上了,所以营帐内此刻仅剩下他们两个人。

      顤“美我滴哥呀,二哥,我是张讼啊!离城张家,你们屁股后面的小跟班!你都忘了吗?”

      张讼语气中的那份激动情意不假,兵长听了也有些触动ㅖ,沉思起来,开䅺始回忆张讼提到的这些名字。

      “张য়家俺自然知道,张先那瓜麻批打小俺就觉得不简单,小心思多,不好相处!他弟弟就怂多了,像个憨批...”

      “...说起来,那憨批确实是够怂的,幺儿那会跟在俺哥俩屁股后面到处ﳱ乱窜,结果连个半米高的台子都不敢跳下来,吓得直嗷嗷,抱着俺大腿死活不撒手,还非得大声喊救命,咋说都不听...”

      “最后怕给他磕着,还是俺弟去找的梯子...䤣”

      “...”

      “你不会就是那个憨批怂蛋把?不对啊,三年前那憨批不死球쥊了吗,瓜麻批,当上官了也不知道回来,跑出去风流快活了,结果死的也不明不白的,人说没了就没了,葍还吹牛批,啥子天官哦,连根毛儿都没剩下...”

      说到最后的时候,兵长仍然是满嘴方言骂骂咧咧的,但是张讼能感觉到他语气的变化,他是真的在意自己的,即便这么多年都没见了。

      챫 “二哥,真是我...家里的事,不值一提。三年前的事,真是一言难尽,我那会是大难໳不死,收了个小拖油瓶,一直在西南那边混...”

      说着说他也还是没忍住给自己辩解了一番。

      “当初那会也不是我发达了不想回来...纯粹就是被人坑了,派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一晃就那么些年就过去了,都没能见到三哥最后一面...”

      说到这,张讼鼻子也有些发酸,在他的童年记忆中,唯一能算得上是快乐的事儿,就是跟在那两个大哥哥屁股后面到处瞎跑瞎玩。

      “真是吧你嘞?”兵长揉揉眼睛,只不过心里已经确认了八分,嘴上还没动꫽静,眼神里已经涌现出激动的神色。

      吔 只不过他依然觉得有些不敢相信,再说了秠,即便真是那个他屁股后面的小跟班,一别二十载,早就互釃相认不出现在的模样。

      张讼激动之下,直接挣脱了手中镣铐,强大的波动䴗从他体内散发出来,恐怖的气息直接掀翻营帐,兵长反应迅速的一个打滚就地躲开。

      “朱雀门下,张月鹿所属,乾清天官——张讼!”天㽟宫的身份是无法造假的,属于他的天宫印记也从他手腕内侧浮现。

      “妈耶,真是你这个怂蛋啊,真没死,哈哈哈哈!”

      终于兵长放下防备,性情耿直的他眼角也已经被泪水浸湿,两人拥抱在一起,又哭又笑,好不热闹。

      因为刚才的动静赶到的易与小蝶傻眼了,紧随他们后面赶到걜士兵们同样摸不清头脑。

      易在心里叹为观止,“一本ꥦ道”名不虚传!不光能认成亲戚,还能抱着一起哭一起笑,这是人干的事?不,这是奇迹!

      軿

      动静闹大后,二人也不好意思的收敛起来,给众人解释一番后,大家相视而笑,易也是打心里替师傅高兴,他这人就是死鸭子嘴硬,明明重感情的很,嘴上却总是不在乎。

      谢广明,谢广元的哥哥,是城南护城军的总兵长。谢家一直都是军事大家,族里的人几代从军,加上他这块头修炼体术简直如有神助,三十岁出头的年纪便身居要职。

      “二哥,啥也别说了,今晚我做东,你挑地方,咱们不醉不归!”张讼豪情万丈的说道。

      “憨批,别到时候再跟俺哭鼻子就行!想让俺放过你,可没这么便宜的买䨽卖了啊,哈哈哈...”

      二人再度拥抱后,挥手告蚱别,好在排队的人群看不到这边的情况,只是听到有骚动而已,所以张讼回来的消息,还没有被曝光。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离开关卡,谢ꈍ广明执拗的将他们送到城门入口处,才回到自ꆑ己的岗位上。

      勉再一番告别后,张讼终于回来了阔别许久的离城内,十多年过去了,离城的街道依然充满着古香古色的韵味,时代在改变,这里却始终坚持着自己的特色。

      久别重逢自然让人内心激荡,但重逢过后,总是有着分别相伴。

      “感谢小弟淹弟的救命之恩啦,感谢张先生这一路上的照顾陪伴,小蝶的任务呢,已经䞩完成啦,白——白~”

      说完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ꣻ,身形一闪,几个闪烁间就从街上消失,易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口中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这种感觉张讼自然懂,他拍拍易的小脑瓜,不知랥道从哪掏出来一根稻草,又含在嘴里,师徒二人就这줟样大摇大摆的进去人群中,二人心照不宣的不再提起䇛这件事。ﭪ

      小蝶其实也有些不舍,张讼的“一本道”和易两졓个人互相拆ု台,互相吐槽,一路上他们都充满了欢声笑语,这是她从未体验过的开心,一种能够同别人分享的絗快乐。

      只是她心里同样十分清楚,自己不配拥有这种生活,牵扯太多只会让自己内心动摇,那些快乐与她的人生终是两条平行线罢了,可望却๨不可及。

      “哎哎哎,还看呢,走远了啊...师傅,看到啥了?”

      “极品。”张讼顿了顿,隐晦的回复道。

      “就这?师傅,不是我说你,你这眼光也不行啊,是不是心里还想着你二哥呢——”易笑嘻嘻的说道。

      “少拿老子开玩笑,你懂个屁!走吧,先去找个落脚的地方,不然睡大街啊!”

      他一把按住易的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易不依不饶,还想在这个问题上多来几句,张讼毫不客气ꕱ的给了他一脚。

      “师傅。”

      “又咋了?你小子肯定没憋好屁,有屁快放!”

      “那个...你是怎么做到的?”说着,易的脑海中回想起一位ﱁ士兵在旁边嘀咕的话来䬗。

      “这家伙来历不简单啊,老吴!”

      “说的是呢...这可是最稀新的捆妖锁,居然能这么轻易的’娸挣脱’出来!”

      꿢 “而且捆妖锁居然毫发无损,你说,是不是失灵了?”

      “...”随后二人便走远了,谈话的内容,易也听不真切了。

      “哦?啥事ꡨ?”张讼卖起了关子。

      ⵕ“怎么挣脱的捆妖锁,师傅?”

      “想賓知道啊?”张讼一脸贱兮兮的表情,易还在思考中,全然没有察觉。

      “嗯!”

      “那就自己想吧,想明白告诉我!哈哈...”

      “...”

      张府在距离中心城区不远的东侧,所以张讼准备先挑个附近的酒家落脚,先观察观察情况再说㉾,何况今天晚上还有局呢!

      与朱雀门和军队的相比,街上的节日气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不少商户门前都张贴着红色的火桑国图腾,想要在来年开头讨个喜色,火红的灯笼也是高高挂起,将他们脚下的青砖路都映ᒽ的通红。

      “张先生,今龳天吃点什么呀。”

      “听你的喽,听说锦里巷子有家手工面很不错,要不要过去尝尝?”

      판 “又是面啊...好吧好吧,既然你那么有诚意的说啦,走吧!”

      “哎,等下,我要吃那个!给我买给我买!”一头火红色长发的绝美女子指着一家糖葫芦摊位说道。

      随行的男子脸上颇有几分无奈的神色,不过他依然一脸宠溺的看着身边的女子。

      “快走啦,别发愣,你看前面还有两个人在排队呢,去晚了别卖光啦!”

      “小子,告诉你这叫糖火葫芦,离城特产,它的糖里加入了火桑树果榨出的果汁,那叫一个香啊,造啊,吐泡泡啊...”

      “...”

      易很无语,更让他无语的是,张讼一开口就是五串,易刚想说自己吃不了那么多,张讼就扔下一句。

      “想吃벅啥自己挑啊,那个,水果的也行,不过没有这넭个有特色。”接过手来,他就开始吃上课,一懩个接着一个,速度快的是傛他生平仅见,所以此刻发出的声音都睒有点含糊不清。 䎩

      “...那个,糖火葫芦真的这么好吃吗栂?”见到张讼的吃相,红发女子ᘄ着实被吓了一跳。

      糸注意到眼前之人,张先眼中迸射出冷冽的光芒,身边的温度瞬间冷了下来。

      没想到他们就这样提前见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