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蝎美人第一季

      婉红赶上来,一把抓住了麻九,说道:“你能稍微慢一点吗?瞅准了再茅走不行吗?万一有徭什么机粠关呢?你自己૬不怕死⠻,行,还有这些姐妹呢,别连累别人行不行?”

      ₌“两位大姐,你们太多虑了,둧这就是一条旋转上升的岩洞,더看来是直通山顶的,我有第六感觉,附近没有什么危险的存在,每一步我都看得很清楚,ꤳ都走得实实在在ᾝ的,ꏨ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当然不妥了!你傻乎乎的,走的太急躁太鲁莽太任性太大意太骄傲太自负,ᮗ这样,可能带来灾难,你懂吗?”小琴说的斩钉截铁。

      숻 “不懂!”

      “不懂就剥夺你走在前面的权利,免得别人跟你一起遭罪!”小琴愤愤的阯说道。

      “对!小琴妹妹说的对,麻九,你不能在前面走了,那样的话,对大家都不利,你最好在我们后面跟着,负责断后,后面出现什么情况,由你负责处理。”

      麻九知道拧不过这两位女人,只得扫兴地说道:“行了!就听你们的,我在后面走,你们折腾吧!”

      婉红把麻九推⟱到一边,几位女子就冲到了前面。

      小琴婉红从招弟立杰手里接过蜡烛,两人并排朝上面爬去。

      台阶不高,可婉红和嶞小琴走的很慢,她们先是观察一下岩䇬洞㐊的侧壁和폮洞顶,看看有没有异常的情况,然后检查둡脚下的石头ᆧ台阶,她们查看得非常仔细,苭生怕漏过每一处可疑的地方,即使没곆有发现有什㱽么不对的地方,她们的脚步也迈得又轻又慢,就像表演柔美的舞蹈,总是有些怯生生的感觉。

      흊 招弟和立杰紧跟在两人的后面,小琴踩到哪儿,招弟就踩哪儿,婉红踏到什么地方,立杰就往哪里蛬落脚,简直有点可笑了!

      麻九跟在后쎇面,看着她们ﺟ滑稽的举动,不禁又气又笑,简直太谨慎了吗!

      有这个必要吗?

      衐 要说这个㱻上升通道不埋伏着任何危险,这绝不눜现实,但也不能太谨小慎微了,有点过于保守了!

      “营长,你慢点,你看,灌岩壁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闻听招弟的话챖,小琴婉红立刻停下了脚步,举起蜡烛,朝岩壁上望去。

      岩壁上的确有东西明显地凸了ᩊ出来!

      原来是一只巨大的麦穗!

      麦粒饱满,麦芒细尖,麦秆挺拔,牂麦叶舒展,雕刻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十分逼真。

      “是一只大麦穗!”婉红说道。

      “能是什么机关吗?”小琴大胆猜测。

      婉红上前一步,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又用手轻钛轻板了板,推了推,说道:“不像机关,周﷕围没有一丝缝隙,㙉挪动不了的,就是一个雕塑。”

      “这里弄一个大麦穗,难道有啥寓意吗?”

      听了小琴的疑惑,麻九又犯贱了,忘了自己被贬,不ฏ禁随口接道:“鸡冠山吗,鸡吃五㉻谷杂粮,蚂蚱小虫,这里有个麦穗,也属正常。”

      ⹛小琴撇撇嘴,道:

      “按照你麻大盆主的思路,那前边还应该有苞米有谷子有水稻有高粱了,或者还有蚂蚱有蜈蚣有蚯蚓了?”

      “如果五谷杂粮是你叨咕的几种作物的话,那差不多还有五谷的雕塑。”

      宷“你敢确定吗?”◖小琴叫板。

      “基本确定,不能就一只汮麦穗,那多孤单,那多缺少寓意,那也不完整呀!”

      蘆“雕塑按照你的思路出现,那就完整了,不按照你的想法出现,就是残缺了,那你的思想也太ꓬ武断了吧?”小琴质疑麻九。

      “不是我武断,我是替古人思想的,这不是我的箹思想。” ⢅

      “小琴,别理他!他又胡言乱语了,一会儿非貼把你整病不可,㺢咱们继䈼续!”婉红拉起小琴朝台阶上走去。

      烛光缓慢地向岩洞的深⸢处爬去,向岩洞的高处爬去!

      괪通道在旋转,通道在缓缓上升!

      四位少女还是两两一组,走着缓慢奇怪的步伐,悠悠荡荡地向上走着。

      犹如跳着动人的舞蹈!

      “营长,你看!那是啥?”立杰高声ᶕ说道。

      小琴챎婉红可能太注意脚下了,谨谨慎慎地开辟着脚下的路䳉,招弟立杰凭着感觉步步紧跟,可能更多地注意了周围的情况。

      㼮 岩壁的左侧Ɯ又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凸了出来!

      婉红小琴举起大蜡烛一照,终于看清楚了!

      原来是一㕔个巨大的谷穗!

      雕刻得颗粒饱满栩栩如生逼真形象大气蓬ꗔ勃⯴!

      㾄“这谷粒儿整的也太大了,都赶上鸡蛋大了,用⼬这小米做成的쯉米饭可咋吃呀?”婉红一∏边不住地吧嗒小嘴一边ɤ说道。

      一听到吃饭两扎个字,几人嘴里不禁ß都生出了馋水,大魳家与野狼战斗了好长谆时间,体力消耗了웼不少,还真有点汝饿了。

      麻九一笑,接茬说道:

      “该咋吃就咋吃呗!反正这玩意不是给你预备ഢ的,你当然下不了口了,这回知道什么是难以下咽了吧?你总吹嘘说没有你吃不了的东西,什么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杆上结的,树上长的,你都能吃,这回吃不了了吧?”

      “你嘴咋那么长呢?谁跟你说话了?再说了,你胡说八道什么呀?我啥时候说过吃这吃那的?我咋不记得了呢?”

      “唉!您贵人多忘事,这也正常。有时我自己随口说出的话,我也不记得了,但听到的人如果感到话语新鲜刺激,却可能记忆犹新。你相信不相信会有这种情况?䁕”

      紛“也许存在这种情况!”婉红承认了。

      “今年秋天,有一次咋俩上西县调查大户的情况,走到半路,下雨了,咋俩躲到了一个小小的土地庙里,你看屲到供桌上詙有瓜果梨桃,顺手拿起一个苹果就吃,我说,婉红,你咋什么都敢吃呢,你瞪大眼睛瞅녵着我,半天才缓缓地说道,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地里长的,树上结的,都敢吃,难道你不记得了吗?”

      “土地庙?好像真蠿有那么回事,我记得我脱掉衣服烤火了,吃苹果ǘ的事,不记得了!”

      小媌琴的蜡烛一抖,险些从手中脱落。她使劲瞅了瞅麻九⴩婉红两人,眼神中有惊奇也有疑惑,不禁脱口说道:“婉红姐姐,你在土地庙中吃过禁果퀶呀?ࠗ”

      “啥禁果禁果的,对于我们吃百家饭的人来说,只要能吃的东西,我们从不忌口,庙里的供品ῳ,我们从来不忌讳,我们有啥吃啥,从无禁忌。”

      “麻大哥也烤火了吗?”小琴突然问道。

      “他呀?点着旻火就没鄘影了呆,不知跑哪儿去了,我都烤完火了,他才抱着ffi柴禾回来。”

      小琴长长吐了一口气。

      캄 “你咋把烤火的事记得那么清楚呢?当时有牐啥期盼咋地?”麻九打趣婉红。

      ⚐“期盼倒是没有棠,就是怕你突然回来!”

      “婉红,你说实话,你到底是怕我回来还是盼我突然回来呀?实话跟你说吧,你披头散发的样子挺好玩的!”

      “色狼!大色狼!”婉红突然醒悟了。

      “无耻!庸俗!”小琴怒斥麻九。

      众人又向上攀登了一段,岩壁上又出现犤了一个巨大的苞米雕論塑,苞米棒子竖直팳朝天,苞米颗粒饱满,十分硕大,苞米叶子舒展开来,像一朵莲花将巨大的苞米棒子托了起来。

      小琴用铁簪子点击了几下苞米的颗粒,几声震耳퉪的摩擦音顿时传了出来,在岩洞里回荡,几串半ぐ尺长的火星从铁簪子尖鷍上窜出,金光闪烁,五彩纷呈,就像几条小小的闪ꦺ电,瞬间消失了身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