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古装电影国语

      一셬份记忆流穵输入脑海,在一份神秘力量的保护下,大脑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随着记忆惭的接收,陈定远缓缓睁开了带着欣喜的眼睛。

      名字没变依旧是陈定远怳,身份没变依旧是孤儿一个,身体依旧也还是自己的听,只不过年ᴰ轻了十岁罢了。

      不过,这一世的成另长环境完全不一样了。

      上숝一世他从小便是孤儿,平平淡淡地读完大学后,靠ጁ着大学的码字积累成功踏上了网文作家骦之路。

      成就不高不⾂低,但自己是已经心满意足了。只是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却幸运地被一个系统救活!

      不过原世界因为肉体覆灭,所以不能呆了,只能在系统的帮助下重塑身躯,穿越到其他平行宇宙去流浪!

      对于这撰样的情况他没ⷖ有任何不满診,他在原世界无牵无挂,没什么可留恋的。

      更何况能不停游览其他世界的风采,是其他人求都求不来的生活!

      而๋重生穿越后,这一世他是一个大兴村的孤儿,有一群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其中玩的最近的是一个叫涂俊的人,他的绰号叫老狗!

      当然他们还有一个共썠同的大ﭔ哥,他就是刘闻钦!

      没错,这裐个世界훩就是风犬少年的天空!

      在系统的帮助下,陈定远成为了主角玩伴的一员,并且有从小玩到大的经历!

      懨刚刚那股记忆流就是他在接盚受系统给他捏造的原先十七年的成长经历。

      消化完记忆后,陈定远回过神来,开始打量自己的新家。

      ᚊ这一世⩤的自己依旧是一个孤儿,父母早早出了车祸,在贫民ⅉ区留下一个破落房子。

      ﭫ不过也正巧,刘闻钦的家也正是在附近,他俩严䆘格上来说还是一对邻居。

      陈定远到处转悠,虽然记忆里有슠这个家的详细记뽎忆,但到底没有亲身经历过,还是想自己看一看。

      老旧的家具,掉漆的桌椅,昏暗的灯光ㆅ,经历过岁月打磨的厨具,泛黄的帘布……

      一切的一切,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都泛着一股穷酸的气息和老家的亲切。

      虽然物件老旧环境不怎么样,但家里却收拾地很整齐干净,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臆走到一块泛着裂隙的全殸身镜前,陈定远打量着自己这幅年轻的身躯,眼里不由冒出了惊喜的目光。 毴

      ꎞ健壮揵!

      高大!

      帅气!

      阳光!

      干净!

      还稍微带着一点儿痞气!

      这是自己?

      陈定远欣喜地扭来扭去不敢相信。

       上一世的他쳦虽㮒然脸型并不差,甚至说得上很帅,但是满脸的青春痘却是差强人意,加上长期码字导致发福的身体,实在是不堪入浮目。

      但兽这Ὁ一世经过系统的改造加强,在嬪帅气的脸型没变的情靀况下,不仅痘痘没了脸蛋变得뽔干干净净,身高还上涨了욝十厘米达到了一米八五!

      抚摸着肚訙子上的八块腹肌,꼚陈定远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自恋的脱了上衣做出各个显㽈露肌肉的动作。

      砊 摆弄了五六分钟,他才依依不舍地穿上衣服开始拉开系统面板来。

      [宿主:陈定远]េ

      [꓁身体素质:职业훡运动员水平]

      靦 [技能:写作(五级)厨艺(三级)篮球(四级)驾驶(三级)……(详细情况请点击查看)]

      [当前世界:风犬少年的天空]

      줤[任务:无(暂未触发)]

      看着系统面板,陈定远了然,这些数据都是根据前世自己的能力駎做出的总结,除了身体素质在系ꃙ统的改造뎳下更进一步之懥外。

      除了技能部分外,他的注意力着重放在了任务一栏。

      他猜测,任务뚻只会在一些特定场景剧情才会触发,至于现在,可以暂觭时不管。

      봈不得不说,곱自己这个系统面板着实比较简洁,让人൰一目了然。

      正当陈定远研究系嚅统的时候,门外突然就传来一阵摩뻲托车的轰鸣,夹杂在其中的还銫有大大咧咧的叫喊声。

      “远哥,远哥,走,打球!”

      蔳纯栠正的重庆方言脱口而出觃,让前世是川渝地区的他倍感甩亲切,脑袋中的记忆也瞬峂间涌出,不自觉地回偈应过去。

      “叫唤啥䔿子嘛,马上就来。”

      뫕说着拿起车钥标匙披上一件厚棉服就往外跑。

      如今已是十二月份初,天气已经逐渐冷酷下来。

      出得了门来,入眼便是一辆黑色男装摩托车上载着两个人!

      开车的是留着长长的齐刘海,面容稚嫩又沧桑,身上衣㝖服老旧带着些许痞气的老狗涂俊!

      至于坐在他ᛞ后面的则是一个冷酷不羁留着一个平头坻的高大帅气青年,脸上还带着思考表情髄的刘闻钦!

      “快点,走,去打球!好不容易捱到周末了。”

      老狗졆催促到,同时操控着摩托车掉头。

      钦哥没说话,显然是还在思考他与李安然之间的事情。

      陈定远一边戴上手套头盔一边装作不经意地询问,“钦哥,想啥子得,不会是在想哪个小妹妹吧?哈哈哈。”

      “是哦,我就说钦哥咋个一路上都不怎么说䳧话。”

      老狗对钦哥挤眉弄眼打趣说道。

      “去你的,我是那种人嘛?”

      刘闻钦说着就把篮球朝陈定远扔过来,颇有些气急败坏的意思。

      陈定远笑⿠着ᖊ把球扔回去,便骑㼖着原主老爸留下来的红色男装摩托车就跟着老狗向篮球场莞跑去。

      至于你鉟想问三人有没有驾驶证?纣呵呵……懂的ⳁ人都懂……

      三人一路上在车上也没闲着,你一句玩笑我一句玩笑的开着。

      不时还说着学校哪个人太拽需要收拾一下,又说自己上个周又欺负쥰了谁谁谁。

      别说,三人还真是解放碑中学最大的混混,还真有这个底气说这些话。

      譠篮球场不远,三人骑了十多分픒钟就到了。

      篮球场基本是水泥建筑,到处看起来黑迹斑斑,环境相当不怎么样。

      篮球场上的白线有些已经被黑泥覆盖,原本白皙的篮板也像抹了锅底一样,篮圈上的篮网更是不知所㭐踪。

      在外面停好摩托车ᾡ,三顩人勾肩搭背地朝里面走去。

      憅 此时里面的人还真不算少,大多都是年轻小㐩伙儿,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一股社圶会气息,显然都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人。

      ℂ 场上已经有两对人马在塈打球,各种肉搏看的台上的人热血喷张忍不住大声叫喊,严重者甚至青ᮯ筋暴起,手中的钞票不断挥舞着!

      ꖿ……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