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丝脚

      出乎意料的是,那些被苍背晶獭甩掉的蓝色晶甲全都簌簌爬了起䠞来,迅速围向了苏邪。

      这些家伙爬行的速度非常嘕快,没用多久就爬满了苏邪全身。

      ⢤苏邪感觉鳂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变沉,随后开始传来䆎阵阵窸窸窣窣的咬噬。

      他很快를意识到,这些苍背晶獭甩落的晶甲,竟然每一片都是一种晶莹剔透的小虫。

      Ἀ 这些小虫爬到他的身上,开始迫不及待地啃咬苏邪身上的血肉。

      见到眼前的一幕,ᝀ让苏邪立刻想起来。

      瘲 这苍背晶獭身上的水晶,其实是一种晶虫뜉。

      这些晶虫寄生在苍背晶獭的背部,靠吸食苍背晶獭的的血液生存,同时能够提供坚硬的外壳为苍背晶獭形成坚实的防护。

      两者互惠共生,一旦遇到了极其危险的情况儧,苍背晶獭也会选择甩下身䬮上的一部分晶虫牵制敌人,自퍿己则趁机逃跑。

      但这一次,苍背晶獭却不是为了甩下晶虫梠自己逃跑。

      它显然是因为忌惮苏邪身上的那些诅咒血芽血树,想让这些晶虫对付苏邪。

      以晶虫们的牺牲,来换取自己的安鏟全。

      躑 所以,苍背晶獭甩下后并没有逃跑,而벢是挪动到了不远处观察。

      苍背晶獭的智力终㞃归还是太低了,它这么做显然是打算这些晶虫吃掉苏邪后,再让它们回到自己的身上。

      但苍背晶獭却完全忽略了这些晶虫可能会因此被溶血海水胥诅咒,同样具有危险。

      晶虫咬噬的过程中,苏邪才突然意识到了一个自己此前没有发觉的问题。

      这些晶듵甲小虫咬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虽然血肉连同血芽已经被Ꮯ它们咬掉,但苏邪是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的。

      可是当他身上长满了血芽和血树的时候,那种痛痒难耐的朰感觉也是非常清晰的筲存在。

      苏邪又想起了之前的战斗,以及当初被人面蚰蜒咬伤后却并未中毒的⦭情况,他最开始将这原因归结于自己体内并无感知疼痛的神经。

      但现在看来,这应该是不正溷确的,或是狭隘的。

      小虫咬噬自己没犜有感觉,搇但血芽和血树却会肞让他感觉同样,此前受到阎血罗等人附带灵气的攻击同样能够感到清晰的伤害。

      从这些情况来推숺测椭,应该是那些附有灵气的攻击是会对自己造成疼痛感的,而其他普通的物Ჲ理伤害,虽然能够造成实际的伤害쨖,但却僿感觉不到疼痛。

      了解到这一点后,苏邪开始思考。

      如果自己一直让身体保持骷髅的状态,没有神经好处颇多。

      ղ 酄但如果想要拥有完整的肉身⋸,神经所带来的反馈,还是能够让他对自己的身体状态有着更清晰的判断。

      由此,能够止获浈得一套神经系统,还是很重要的。

      ䷃ 如果有机会,真希望能够签到得到一套完整的神经。

      这样一来,自己的身体复原后,也能跟蓧普通薗人一样了。

      就在苏邪思考的时候,不远处本来要逃跑的兄妹二人发生了争执。

      “那个첋家伙没救了,不知道他为什么能这么顽强的活下来,但中禢了鬼海的诅咒,他必死无疑,咱们快跑!”

      阿尔法拉着妹妹,想要赶快离开。

      “不行,他是为了救我们才遇险的,咱们不能这么走了!”月莹儿连忙反对。

      “你可真是疯了吧!

      塔利斯那圣母神一定是把她的全部仁慈之血全都塞进了你的脑子,才让你变成这样!

      ◢你难道没啷看到么?

      这家伙身上本来就没有多少血肉了,现在又遭到了这些晶虫的围杀,绝对活不下来!

      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快走吧!”

      阿尔䔲法急了,쏠用力扯住了妹妹的胳膊。

      “可是哥哥,现在也正是这苍背晶獭弱点最明显的时候,如果咱们再这个뺶时候进攻,说不定还有机会。”

      “我当然也知道,可是咱们两个的武器现在都已经毁了,帮不到的!”

      ꩍ苏邪耳畔尽是刺耳囶的声音,再加上本来五感就已经被大贈幅度削弱,现在根本听不清这兄妹二人在说酺些什么。

      不ㄉ过,苏邪却始终没有反抗。

      因为他发现这些晶虫在吞噬他身上的血肉ፎ同时,竟然也将血芽和血树也一并吞食了。

      这等于让他直接来겙了一次刮骨疗毒,把身上的毒物也ៈ全部消灭了。

      逐这䫴种感觉简直比任何按摩都舒服,苏邪自然不想错过。

      穏 苍背晶獭却不知道被晶虫层层裹住的苏邪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

      它挪动着身体,想要让㭍裸露在外的背部靠近山体,眼睛始终死死盯着춾苏邪,希췄望那些晶虫能够快点解决掉苏邪。 擧

      但就在朧这时,只听远处传来一声劲啸,随后一道䓱锐利的黑影掠来向苍背晶獭。

      苍背晶獭反应依然很快,它扬起巨爪想要抵挡,但动作还是晚了一步。

      쩭投掷过来的武器是一根树枝, 这树枝约有三指粗,被折断的时候露出了一部分锋利的尖头,直挺挺地贯向了苍背晶獭的背部。슓

      苍背晶獭及时转过了身体,但还是被锋利的树䘉枝击中了侧面。

      苍背晶謄獭惨叫一声后呕出了一团鲜血,这树枝是䏀远处的阿尔法投掷过来的。

      两兄妹在做出了这一击后,却没有下一步的举动,而是选择仓皇逃走。

      他们甚至没有去看到自己是否命中就溜走了。

      毕竟敌人实在是太强了,就算暂时卸下了防御,没有武器的两兄妹也绝对毫无胜算。

      对于他们的救命恩人,两人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树枝刺中的位置非常的尴尬,让苍背晶獭无论怎么努力都拉扯不到。

      ꦣ 也正是这个时候,苏邪身上残存的血肉也终于被晶虫全部吞꽄噬。

      让苏邪没想到的是㸺,这些晶虫竟然连他的魇目魔臂都峿给吃掉了。

      ᭏要知얲道,这可是连溶血海都没ؠ能将其污染的存ˍ在,现在竟然能被这样的小东西给蚕食掉。

      很快,苏껃邪运转灵元,再次施展浩瀚魔衣。

      这浩瀚魔衣其实是被囚禁前他从师傅那里Ꮻ学来的招式铟,是《混沌魔决》第一重的入门招式。

      这《混沌魔决》和阎血罗修炼的《霸血狂尸经》一样,都됺是一种邪门的功法ㅰ,因为修炼的过程中可能涉及一些邪恶甚至为名门正派所不齿的行为,所以修炼者也是寥寥可数。

      《混沌魔决》꙯共七重,苏邪的师傅拥꫇有的是残卷⏰,也只学到了第二重。

      苏邪上一次施展浩瀚魔衣时,因为自身灵元等级༚不足以使用这样强大的功法,所以只能借助灵气爆涌强行催动功法,而且消耗也是很大。

      但ム现在他已经达到了9级灵元,自然可以轻松驾驭。

      “浩瀚魔衣!”

      苏邪喝出招式,灵气在他的周身骨骼萦绕,随⳹后形成了五彩斑斓的光带。

      光带闪烁着耀믵目的光芒,支离破碎地分底裂,再次燃烧出了汹汹火焰。 㞉

      晶虫全都沉浸在血肉的享受之中,瞬间全都被湮灭在了汹涌火海之中。

      ෝ 晶虫痛苦挣뜌扎,噼噼啪啪的脆响不绝于耳。

      这些晶虫的外壳在火焰之中闪闪发光,竟然鉋还显得非常的好看。

      火㡁焰之中,軽苏邪缓缓走了出来,身上还在不断坠落着晶莹闪闪的晶虫。

      弿苍鲖背晶聮獭彻底傻眼了。

      它痛苦地嘶吼一声,随后拔腿就要跑。

      但此졽时的苏邪速度实在太快了,只见一团斑斓的火球瞬间撞˨向了苍펟背晶獭,根本不给它逃跑的机会。

      轰隆一声震响!

      苏邪化作五彩火光瞬间穿透了苍背晶獭的胸膛,鲜血喷薄瞬间而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