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永纱奈的av片在线播放

      赵腾到了县衙,县令张辅见到他尴尬一笑,赵腾就知道有变数了。赵腾也不着急,体贴的对他笑了一下。

      然后道:“大人是否有事对我说,不妨直言。”

      张辅犹豫一会道:“赵小兄弟,实不相瞒,事情是这样的,张某在家不过是一个旁系子弟。这县令也是家父为家族打理产业,多年累计买的。

      可某又不同他人,他们买官是为了捞取更多好处,可我看百姓苦楚,也很不下行搜刮,望有一日能被那个大人物看中,提拔一下。所以到两年也未曾回本。那日见你售卖的技艺都乃发家致富之道,如此机会某不愿错失,便喊了价。

      可如今怎奈囊中羞涩,无力付清买技术的钱,所以一直无面目瞪门。今日你来了某便想问,可否用土地顶做资财,换你那卖技术的钱。”

      赵腾一听原来是这事,他一笑道:“那有和不可,我得了钱也要置办产业,只要县尊的土地是光明正大而来,某便要了。不知县尊这土地在哪里?腾能否一观?”

      听到赵腾答应,张辅心里也踏实了不少。于是便靠近赵腾小声道:“这个买卖小兄弟你不亏,我出生渔阳张家,哪里出产铁,所以我来赴任时,家父送我两个探矿之人,也好让我有一个晋升之资。

      我到任后令他们四处探查,这燕县于邯郸郡相领,铁矿到时不少,可大多数含铁量叫底,开采得不偿失。

      可离这县城二十里处的复山,有一处地方,储量随不算大,可矿石含铁量极高。我便利用权力将那复山和山下三千亩土地划在了自己名下。我便将这复山和山下之地作为这次交易的资财如何?”

      赵腾一听高兴了,心想:“这不但成了地主,还有了矿,自己是开了幸运模式吗?等等,又这好事这张辅为何不开采,不会是坑自己吧?”想到此他看张辅的眼生也变得狐疑起来。

      张辅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思,无奈苦笑道:“我知道小兄弟你疑虑什么。不瞒你说,我刚到这里两年,立足未稳。是,盐铁乃国家专营,即便世家多有染指,但也只是偷偷开采。谁敢明目张胆的去干?

      我再次立足未稳自然不敢现在开采。本想在过三年,等我站稳了脚便开采,可眼下我有了更好的晋升之资,这铁矿也就没了价值。毕竟我可没想一辈子待在这里。”

      这下赵腾彻底放下心来,于是道:“既然这样,我应下了,不过腾也有一条件,望县尊答应。”

      张辅听了赵腾的话也松了一口气,笑道:“赵兄弟有话直说,若吾能办到,吾必全力相助。”

      赵腾笑道:“这事不难。腾只是想要县尊那两个勘查矿脉的人,不知县尊可否应允?”

      张辅听了赵腾的话一阵犹豫,思量了一刻钟才道:“不瞒赵小兄弟,这两人对我也非常重要。不过兄弟你开口了,我便送你一人。”

      赵腾一听大喜道:“那我就谢过县尊大人了。”

      张辅听到赵腾的话洋怒道:“我称呼汝为兄弟,汝却总以县尊相称,是否看不起张某?”

      赵腾听了张辅的话,赶忙道:“县尊这是哪里话,在下不过一届草民如何敢高攀,既然县尊都这样说了,腾就恬这脸,叫您一声老哥哥了。”

      张辅听了赵腾的话当即大笑道:“这就对了嘛,以后你我就兄弟相称。若是以后兄弟你有和发财的路子,千万别忘了老哥哥我呀?”

      赵腾笑:“一定,一定。天也不早了,明日老哥哥你便派一心腹去唐勇家里来学习技艺。腾还有事,就不打扰老哥哥了。待老哥哥你高升,腾再来道贺。”

      听了赵腾的话,张辅便起身打算送赵腾出县衙。赵腾赶忙制止,自己出了县衙回唐勇家。走在路上,赵腾思索的买几座院子,得把对唐勇的许诺给兑现了。就在这时一人叫住了赵腾。

      赵腾回头一看,原来是主簿方元。便抱拳笑道:“原来是方主簿,真巧。”

      方元道:“可不是巧,方某在县衙等了你好几日了。”

      这话让赵腾一愣,笑到:“方主簿说笑了,您要寻赵某,何不到唐勇大人家?”

      方元道:“方某这几日,闻你都在忙防治疫病之事。且哪里人多眼杂,有些话某不好讨扰。故未蹬门,便在县衙等候。今见小郎到了县衙,故在此等候。可否移步,方某有事相询?”

      赵腾点点头,伸手一引,示意他前面带路。方元向前方走了一段路,到了一处僻静的胡同口才道:“今日找小郎是讨一生财之法,放心,方某也愿出相应的财帛。”

      赵腾一听,笑道:“可,正好赵某也有事想找人帮忙。赵某要卖两处大点的院子。方主簿可有门路?”

      方元道:“方某家就又院落数间,不知小郎要多大占地几何的院子?”

      方元道:“需占地十亩以上,可有?”

      方元笑着摇摇头道:“方家最小的院子也占地十五亩以上。方家愿送小郎两处。”

      听了方元的话,赵腾才知道自己眼界浅了。笑了一下道:“不知方主簿可能找到硝石?若能找来,某送你一庄仅次美食的买卖,如何?”

      方元一听道:“硝石道不难找,只是有点贵。这是五石散所需的一味药。世家多有人服用五石散,故硝石还是可以买到的。”

      五石散这东西,赵腾还真知道,这时古代人服用的一种丹药,魏晋之时,上流社会最为盛行。可这东西就是慢性毒药,吃这东西的就没有长命的。

      听了方元的话,赵腾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道:“方主簿可服用五石散?”

      方元奇怪道:“常有服用,不知赵小郎何故有此问?”

      赵腾思索一会道:“腾有这些生财知道,方主簿当知,某有一位世外高人的师傅吧?”

      方元点点头道:“世上自无生而知之者。有师傅到不为奇。”

      赵腾斟酌一会道:“某从听闻家师言,这五十散含有慢性毒药。服用随短时让人精神大振,可长时间服用,毒素积累之下,即便神仙也难救。方主簿以后还是不要服用了。”

      方元听了赵腾的话大惊,问道:“我以服用此物三年有余,这可如何是好?”

      赵腾道:“只要方主簿停止服用,因该还无碍,不过腾也不敢确定。不过此物之毒无解,只能看各自身体的承受力了。听师傅说,长服用此物难以活过40岁。所以方主簿就不要服用了。”

      方元听了赵腾的话感激道:“谢赵小郎提点,方某记下了。不过,赵小郎,这五石散之事,以后还是少提,此物能在氏族流行,出售此物的人,其拥有的势力,可不是汝能得罪的。自知便可,不要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赵腾听了方元的话也是惊出一声冷汗。心说:“大意了,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东西能流行,必然不难买到。这就说明定然有一个庞大的利益链,自己这样乱说,不是得罪了很多人。”

      想通后,赵腾对方元一礼道:“谢方大人提醒,腾记下了。”

      方元见他听明白了,又提醒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风头出够了,就要学会收敛,这燕县太小,护不住你,汝可明白?”

      赵腾知道方元这是为自己好,他再次道谢。方元见事情谈的也差不多了,便道:“那我过几日在登门拜访,实诚不早了,我们就此别过吧!”说罢插手一礼,转身便离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